上尾张岩仓城外,织田信长本阵幕府。

天色渐晚,信长望着夕阳西下。今天的天气不错,半边天被染得通红,就像是另一边火光冲田的岩仓城。

丹羽长秀与池田恒兴跪坐在她身后,面面相觑,心中忐忑。

自夏收后,织田信长就忙不迭发动了北伐。她已经忍了太久,多等一个春天几乎耗尽了她的耐心。

好在她并没有白等,上尾张四郡几乎传檄而定。

面对织田信长杀气腾腾的大军,又被下尾张武家们暗通款曲说服的上尾张武家们几乎没有抵抗,就降伏于织田信长的军威之下。

只有岩仓城,作为岩仓织田家的根基祖地,还是坚持了抵抗不降。

信长也不急,将一份份各地武家降伏的军报一一射入城中,又令上尾张臣服的武家带兵前来。

里里外外的各家旗帜在城下纷纷飘扬,让城里的岩仓织田家督信安,惶惶不可终日,城内士气日渐低落。

到最终,织田信长都没有劝降的打算。在各地平定后的第一时间,命令各家轮番攻城,日夜不歇。

才一天多会儿,就破了城。

“恒兴,传我命令。

梦幻甜美气质公主粉色长裙宛若花仙子

织田信安暗杀守护斯波家遗子义银在前,起兵抗拒我这幕府指派的守护代在后,罪无可恕,族诛。

随她负隅顽抗的武家部灭族,以为后人警惕。”

池田恒兴愣了一下,见织田信长毫无感情的眼神看了过来,心头一颤,嗨了一声,出去传令。

此时的织田信长已经是尾张守护代,领五十余万石的大大名,心思日益深沉。

即便是她的奶姐妹池田恒兴,也不敢再在她面前随意开口。

丹羽长秀觉得不妥,也不敢说。

信长看了她一眼。

“你是不是觉得我做得太绝了。”

丹羽长秀犹豫了一下,回答。

“织田信安不识好歹,罪有应得。”

织田信长满意得点点头。继续看着让她着迷的夕阳。至于身后岩仓城传来的哭喊声,亦是充耳不闻。

丹羽长秀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叩首告退。

现在的织田信长威势日盛,行为比起当初更为专断独行。可就这般专横了又怎样?

武家们可不管你家督霸道不霸道,她们只要恩赏,只要知行。谁能带给她们利益,谁就是最好的家督。

岩仓织田家世代担任尾张守护代,又是织田家嫡传宗家。

不论是守护代的继承冲突,还是宗家对庶族的压制,织田信长都不准备留下她家。

斯波义银的事情之后,信长就有些懊恼。这次,她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

所有威胁到她统治尾张的隐患都要剔除,不单岩仓织田家要灭亡,连这次帮织田信安守城的武家也一个不留。

丹羽长秀想说什么,她知道。

武家社会尊卑有序,既然已经得了实利,就应该改易减封留点余地。织田信长随心所欲的做法,彻底摒弃了传统。

如此斩草除根会让其他武家心生恐惧,怕她们起了异心,平白多出事来。毕竟,不合规矩。

屁个规矩,织田信长心中冷笑。

她自小不受父亲喜爱,母亲又早早将她丢去乡下当野孩子放养,亲妹妹更是一心要将她拉下家督之位。

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用刀枪,用军势挣回来的。

什么武家规矩,什么天理循环,都是那些失败者聊以的懦弱之语。

强者就该拥有一切,弱者就该跪在强者脚下乞命求活。

至于遗泽后代,哈哈哈哈,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织田信长统一尾张,正望着美浓心头发热。

东海道一路更东面的骏府城,领骏河,远江,三河的三国七十万石大大名今川义元也是磨刀霍霍,蓄势待发。

骏河今川家说是足利一门众,地位却不高,幕府在东海道安排的三家位置就可以看出端倪。

最靠近近幾的是尾张斯波家,然后是距离稍远的三河吉良家,最后才是远在东海道边边角角的骏河今川家。

其中最亲近的莫过于三管领之一斯波家,其次是家格低上一等的吉良家。

至于今川家自吹自擂的,足利无后吉良继,吉良无后今川继,无非是在东海道骗骗乡下地侍国人的自嗨罢了。

足利家就算是各分家绝嗣,细川与斯波不死干净,哪轮得到吉良今川这些远支跳出来bb。

可武家社会终究还是看实力的。

今川家十代深耕东海道,除了祖业骏河,又打下远江与三河两国,石高七十万石。

今川义元身为今川第十一代家督,又定下今川假名目录,内修政治。外交武田家,北条家,组成三家联盟。

从此,今川居城骏府城拥有了东海道第一的城下町,其商业兴旺不下堺港。

武田家攻略信浓国,北条家攻略关东,皆是让今川家赚得盆满钵满。

武田甲州金,北条伊豆金,都是天下有数的金矿。两家以此来骏府城换取尾张的粮草,伊势的武器,三河的战马。

东海道一线的特产都被今川家赚了大头,威势比起百万石大大名还高上几分。

今川义元更被称作东海道第一弓取。

此弓取意为持弓之人,指她手中谋士如雨,猛将如云,军势滔天,为东海道第一姬武士。

今日,在骏府城天守阁,今川义元意气风发,与在坐的父亲寿桂僧说话。

老师太原雪斋去世后,父亲大人便是她最亲近的人。当初就是这两位扶她上位,多年内外辅佐。

所以,一旦有大事要做,她都会来向父亲知会一声,听听他的意见。

“父亲大人,女儿决意上洛。”

“上洛?”

寿桂僧是七代今川家督的丈夫,两位今川家督的父亲,今川义元亦是她的亲女。

此人一生维护今川家业,得内外武家赞赏,人称男大名。

听闻女儿要上洛,自然不会真当她要去京都,仔细思索起来。

“你想趁着尾张未定,灭了织田家?”

“父亲英明。”

今川义元自然不会小看这位,可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意图,还是忍不住赞道。

“三好家与幕府在近幾大战,无暇顾及东海道,正是我家大展拳脚的好机会。

美浓斋藤义龙弑母杀妹,尾张织田信长强夺上尾张四郡,国内武家皆是慌乱不安。

我意假道上洛之名,占了尾张。再看看有无机会,给美浓钉上几个楔子。”

今川家也难。

虽然家势强盛,可幕府一向不喜今川家,而且她家远在东海道东侧,对近幾之事也帮不上忙。所以,一直对今川家爱理不理。

而东海道靠近近幾的尾张织田家,美浓斋藤家,那是时时刻刻盯着东面强大的邻居。

三河松平家灭了守护吉良家,最后却让今川家摘了桃子,拿下了三河国。怎么能不让两家心中忌惮呢。

如今尾张美浓动荡不安,近幾幕府又自顾不暇,正是天赐良机。

今川家这波,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