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伯兰蒂图书馆除了古老的历史和丰富的藏书,还以“不拒绝任何人、任何种族进入”闻名虽然伊斯怀疑它并不会欢迎兽人,地精……或一条龙。

但这里也并不是任何地方都允许进入。

除了几个珍藏古籍、危险的魔法书籍的房间之外,图书馆后方供战斗法师们生活和研究法术的地方,连巴拉赫的城主,未经允许也是不能进入的。

当然,也没有谁会蠢到擅自闯入。守护这里的法师,每一批都是不多不少的十个,听起来似乎不算什么,但每个人,即使在**师塔,也都是颇有潜力的佼佼者。更何况这里还按照法师们的习惯,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防御和陷阱如果真有人能闯过这些,接下来要面对的,会是整个法师协会的追捕。

大多数时候,这里总是显得异常安静。法师们并不需要像普通的守卫那样提着武器四处巡视,多半都是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一旦有什么意外……

无人的走廊上突然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像是某种鸟儿振动歌喉,声音清亮高亢,却并不刺耳。

很快,两个年轻的法师出现在走廊上,互看一眼,脸色都不怎么好。

“幻影厅。”其中一个恼怒地开口,“我敢跟你打赌,又是那本见鬼的《巨人的游戏》……那种没用的书,当初就根本不该修复!”

“你看不出有什么用,不等于它没用。”另一个虽然同样恼怒,却开口就是嘲讽,“否则有什么必要在一本无用的书上附加魔法?”

“隔个一阵儿就会像石弹一样从书架上跳出来四处乱滚的魔法……有什么用?!明摆着就是不知道哪个闲得发慌的家伙特意附上去捉弄你这样的家伙的!”

“你了解这个‘没用’的法术如何运作吗?你能彻底封住它吗?身为法师却没有一点探究的**,如此轻易地做出判断……”

他们边走边吵,脚步不停。

纯白色毛衣软萌妹子冬日阳光下写真

“别吵了。”

另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不知从哪里飘了过来,既不严厉,也不阴沉,却让两个一见面就吵个不停的家伙立刻闭上了嘴。

“需要我再提醒你们一次吗?今天大概有很多人想要制造点意外……”那声音说,“提高警惕,小心行事……该杀的就杀了吧,不用迟疑。”

说的人轻描淡写,听的人不以为意。躲藏在暗处的人,却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双拳。

有一瞬间伊斯想要直接冲出去,将这些吵吵闹闹的家伙撕成碎片……但如果涌出一堆法师把他堵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倒霉的绝对是他自己。

埃德没那么容易被杀……他只是有点担心那个干巴巴没剩几口气的修书人会拖着埃德去送死,而那个过于心软的傻瓜会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起初他们甚至担心过特拉维斯会直接带着他们硬抗上所有的战斗法师,用一场能毁掉整个图书馆的混战达成他的目的……虽然他们也不会真的傻到被如此利用。

修书人的计划有些冒险,但并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他了解这个图书馆的每一个角落包括法师们严密防守着的生活区,他知道该如何分散法师们的注意力,而不会立刻引起怀疑……但争取到的时间并不会太长。

伊斯安静地站在石柱边,尽量耐心地等待着。除非有人撞在了他身上,谁也不会发现他在这里他隐藏了自己的身形和气息,让自己与带着暗色纹路花岗岩浑然一体。

如特拉维斯所料,这种出自天赋的隐身术,并不会触发图书馆里无处不在的防御。

计划中的另一阵铃声迟迟没有响起,伊斯渐渐焦躁起来。在他有所行动之前,有人匆匆奔了过来,在刻着符文的拱门前停下脚步,恭敬地扬声呼唤:“奥格罗大人,城主派人送来急信。”

走廊里静悄悄的,无人回应,送信的人也并没有再次开口,只是微微有些紧张地等在原地。

一只硕大的蝙蝠像一片影子一样无声地落了下来,抓住他手中盖着火漆印的信笺,展翅飞向走廊深处。

片刻之后,有人慢吞吞地走了过来,装饰着蓝白条纹的长袍挂在又高又瘦的身体上,空荡荡地飘来飘去,一张苍白的脸神情木然,耷拉着的眉眼没睡醒一样无精打采,看起来似乎还很年轻,却又透着种难以形容的暮气沉沉。

“人在哪儿?”他问。那有气无力的声音让伊斯眯起了眼睛。

他听过这个声音……就在刚才。

图尔奥格罗,是现在这批法师的首领。有人能把他引开倒是意外之喜……原本的计划里,这个让人难以捉摸的家伙,可能会是他们最大的妨碍。

然而铃声依旧没有响起,埃德他们也没有回来。在另一个法师突然出现,一脸怒气地念念叨叨自言自语着走过他身边,不知跑去哪里之后,伊斯忍不住了。

他走过无人看守的拱门,脚步轻巧无声。低于常人的体温和缓慢的心跳骗过了或明或暗的符文,没有惊动任何人。

十字形的走廊两边,所有的房门都关得严严实实。伊斯小心地没有走得太快,但他遇到的第一个麻烦,却不是可能存在的陷阱,而是一只被吓得炸了毛的猫。

连伊斯敏锐的目光也并没有发现那只蜷成一团躺在窗台上的杂毛猫它实在太小,团起的身体比一只老鼠也大不了多少,却在他走过时突然跳了起来,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伊斯有些无语。法师们总爱养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作为魔宠,而眼前这只灰不溜秋,长了一张皱巴巴的猴子脸的猫,连他也不知道是什么。

但动物总是比人类要敏锐得多……他隐藏的气息骗过了刚才那只蝙蝠,却因为急切而大意地没有坚持到底。

他没有花费时间对付那丑陋却异常灵活的小东西。那一声尖叫根本不像猫,嘶哑又难听,却穿透力十足。能惊动的人显然都已经被惊动……但他们并不是他的目标。

埃德大概会气得要死,还有艾伦……

飞快地冲过走廊时,这是伊斯脑子里唯一的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