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声呼唤,神内时雨眼中的光芒霎时变得像夜空中的星光那般,璀璨又温柔。这份温柔不同于她平常展现给别人的,只属于她生命中最特别的存在——超越世间所有能被辨认清楚的感情,微妙又不可言喻。

这份温柔,这样的眼神,在日界,神内时雨只有看着菲丽卡的时候才会展现。如今,看到弗洛拉,这种光彩再度展现。

“和戴安娜,欧帕露等我跟姐姐回来吧,在雷亚界平平安安的。有一天,我们会团聚的。”

她只自言自语,但这句话,却是真真切切地讲给弗洛拉听,希望它在现实能感受到。搭档之间是心灵相通的,有特别的羁绊,所以,弗洛拉也一定能听到的。

神内时雨重新将宝石护符别到腰间,拿起雨泽剑,继续练习,剑刃散射着魔法的光芒。

虽然前方的路还漫长,但是现在,她们只要做好就在眼前的正确的事情,走过这一步,才能更好地应对接下来的变数。太阳就藏在背后,她们能看到。

江冽尘远远打量着她卖力练习的样子,嘴角也不由轻轻勾起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虽然嘴上总是不服输,到底还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啊。

早就跟她说过了,这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没有实力,嘴里喊的爱与和平根本不值一提。

她能按照自己的教导,去适应世界真实的规则,在江冽尘看来,就是逐渐驯化了她的第一步。

至于项链一事,其实他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要按照正常情况,自己赏给后宫一些珠宝首饰,随便爱戴不戴,爱戴哪一条,他根本就不会多问一句,更不值得为此动怒。

他真正无法容忍的,是神内时雨从头到尾表现出的,对他权威的轻蔑。

清纯素颜美女吊带蕾丝短裤私房美腿福利写真图片

她好像一直都搞错了一件事,自己是主,她是仆,自己的话就是绝对的命令,她只需要服从,没有资格质疑。

虽说后宫一群战战兢兢、卑躬屈膝的女人他也看腻了,有个特别点的也好,所以她干出的很多不合规矩的事,他也都没跟她计较了。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能容忍她目无尊卑,妄想来跟自己平起平坐。

她对项链的弃如敝履,彻底激化了这种潜伏已久的矛盾。她对她的身份没有任何自觉,认为自己的话她可以想违抗就违抗——就算她确实来自一个和自己的时代完全不同的未来世界,但现在她身在自己的地盘,她也没资格把那堆未来世界的毛病带到这里来!

自己给了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换来的却是她的不屑一顾,这更令他恼怒。权力是他毕生的追求,绝不容有人如此轻贱!

这些日子,他也很多次想过要把她放出来,但一想到她那个拒人千里的状态,积压的怒火就会再次升腾上来。他又觉得就多关她几天吧,放出来早了她又会跟菲丽卡混到一块去,菲丽卡又会教她来反抗自己,还是关久一点吧,至少先把她的野性磨掉。

这让他想到“熬鹰”的典故。鹰这种动物,它的领地是整个茫茫的天空,它的心志比天还高。除了击垮它的意志,r体上的疼痛不会让它屈服于任何人。只有当鹰感受到死神将近的时候,它才会屈服,乖乖听话。

连凶猛的苍鹰尚且可以被人驯服,何况一个柔弱女子。

如果冷宫里不是出了甄可的事,他担心用力过猛适得其反,原本还真不会这么快就过来看她的。

看不见的时候,光是想起她就能让他或喜或怒,现在当真看见了,看到她还是这么健健康康,活力四射的,他的心也情不自禁的被她的笑容暖化,恨意渐退,重新有了与她和好的心思。

薰依建议自己再多给她一点机会,那就这么办吧,正好自己也有点想她了。但愿这次她不要再让自己失望。

弹幕:“想个毛线!在外面左一个舞桐,右一个薰依,什么时候见想过小雨!”

“他想了呀!他追舞桐的时候想着让小雨来给舞桐做饭,逗仓鼠的时候想着小雨为什么不能像仓鼠这么听话,去看薰依的时候让她帮自己参谋该不该杀掉小雨,最后还想着小雨的两个朋友是不是还没死,要是没死我可得赶紧去补上一刀[doge]”

神内时雨听到禁足令解除,回房收拾好东西,一踏出门见到江冽尘,不由微微蹙眉。

她没想到他会亲自在这里等着自己。自打听说了哥哥被日界害s的事,她对他的仇恨就上升到了顶点。

自己无端被掳来日界的仇,他多次对自己的朋友狠下杀手的仇,他禁锢自己的自由、践踏自己尊严的仇,但在这一切的仇恨之上,如今又添上了哥哥的血海深仇。

冷不丁看到他,她心里所有的仇恨都涌了上来,根本不想给他任何好脸色看。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赌一时之气的时候。以他的喜怒无常,一个不快就可以再把自己关回去。

不管怎么说,只有先离开这里,和姐姐会合,才有机会去调查实验室,也才能朋友们一起,继续为瓦解日界做出努力。

当下,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克制力,才勉强将仇恨压下,让自己做到面不改色。走到江冽尘面前时,她按照故乡的礼仪,不卑不亢,微微鞠了个躬,一言不发。

江冽尘淡淡开口了:“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

“很安静。”神内时雨仍是不卑不亢的态度,没人需要向他低头。

她明显的冷淡敷衍,让他神色一沉。但想到她被关了这么多天,有点小怨气倒也正常。这样想着,他又平复了语气,转而问道:

“知道错了么?”

当初让她禁足就是因此而起,他需要她的“知错”,来为此事画下句号。

本身他也是准备放她了,再问她无非就是走个形式,既是给她台阶下,也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他还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么?神内时雨眼中克制不住的闪过嘲讽,是对是错,不是以他的标准来衡量的,她心里自有定夺。

但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了要与他周旋,就要尽量避免冲突。只是她既不认为自己有错,也就绝不想违心的认错。

时间在缓慢推移,神内时雨竟是急中生智,动用之前训练话剧的成果。“临走前确实犯了错误,忘了一件事情,谢谢您的提醒。”她把语气放平缓,神色平静,眼中惊不起一丝涟漪,自己不可能对这个恶魔展现笑容,但至少先别激怒他。

她念着微笑咒语,单手托起魔法的光球。在她的操控下,光球徐徐飘到空中,散成一个个莹白的光点,“我不能为这里的人做什么,希望这个微笑的魔法能让她们多一些笑容,让这里多一些阳光。”

如果江冽尘能把这里的人当做“人”,而不是任人欺凌的生命,那么这冷宫也不至于如此阴郁。但是这个草菅人命的恶魔根本无法理解。

江冽尘有一瞬间的诧异,没想到她会不按常理出牌,把一个原本尖锐的问题做了曲解。回过神后,他竟是觉得几分有趣,唇角忍不住就淡淡一掀,眼里的冷漠也随之消解。

难得她能跟自己顽笑,他也不想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和睦氛围了,又说了几句安抚的话,就放她回去了。

临走之前,神内时雨又回头望了一眼冷宫,不由自主地念出先前菲丽卡教给自己的那句诗:

“‘人们数不清她的屋顶上有多少轮皎洁的明月,也数不清她的墙壁后有一千个灿烂的太阳。’这是姑姑最喜欢的诗句,她把这句诗教给了姐姐,姐姐又教给了我,现在送给这里。”

这里太沉重了,就像一座冰冷的坟墓,困在里面的人只能嗅到恐惧和s亡的气息。

望着神内时雨离去的背影,江冽尘重新陷入了深思。

她刚才的那番话显然不是对自己说的,大约只是她情不自禁的吐露。不过这句诗挺耐人寻味的,又是菲丽卡教的?她们额间特殊的樱花印记,眉眼又有几分相似,看来是来自同一个世界。

他好奇神内时雨究竟出生在什么样的世界,在什么样的家庭里长大,能读到这种东西。从她一贯的主张中,他只能判断出在那个世界里,统治者的权力被削弱了很多,让平民的生活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但同样的,也给了平民一种“自己真能当家做主”的错觉。

未来的世界,果真会变成那样么?

不过,难得一次跟她交流没有不欢而散,他到现在还觉得挺新鲜。果然关她一阵是正确的决定,没有菲丽卡在边上给她灌输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再出来,人都可爱多了。

神内时雨抱着弗洛拉的娃娃、漫画和那张全家福回去。脚步轻松不少,她径直朝上杉菲丽卡的住处跑去。

上杉菲丽卡正在院外练习剑术,芳菲剑上下飞舞,划出交错的轨迹,配合着魔法,剑身翻飞,身法娴熟,魔法控制得恰到好处。

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她已经掌握了一些剑术的套路——为了守护时雨,守护这份双生花的情谊,一起回到现实,练习的时间一刻不容耽搁。

她全神贯注,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神内时雨渐渐靠近。彼此之间的感应不断地朝上杉菲丽卡发射讯号,菲丽卡却来不及多想,她以为那是错觉——“错觉”数次循环后,她才停下练习,回过头,正是时雨,驻足院外。

“就算抬起头找不到星光,也能用爱把夜点亮……”神内时雨浅浅的歌声响起,萦绕耳畔。上杉菲丽卡的眼中霎时漾出了温柔的光,眉头舒展开来,扬起了嘴角,笑容映着明晃晃的阳光,明媚又温暖。

“小雨,欢迎回来!”她笑弯了双眼,宝石的光芒再度在心里闪耀起来。

神内时雨看到了,愣了愣,有些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周围,担心别人会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却发现周围的人都没有反应,顿时明白也许只有她们俩能看到。

“姐姐,宝石的光芒……”

上杉菲丽卡低头看了一眼那道光芒,点点头,笑言:“我知道,宝石的光芒在我们心里闪耀。”

所以,只要心中的光芒不灭,希望不灭,宝石的光芒在心里闪耀,太阳就不会离去。眼神交流的瞬间,她们互相传达了一个信号。

回了房中,神内时雨把漫画和全家福摆在桌上,看到欧帕露和戴安娜的娃娃被好好地摆在床边,不禁浅笑,把弗洛拉的娃娃摆在一旁。

神内时雨刚刚直起身,便见菲丽卡端详着那张照片,眼中焕发着前所未有的光彩:“这是妈妈和舅舅,舅妈吧。”

记忆的片段渐渐鲜明起来,想到他们在现实是那么亲密无间,两个小家就像一个家,上杉菲丽卡的眼神不由得地蒙上了一层思念。

神内时雨“嗯”了一声,上杉菲丽卡抱住了她,没有追问下去。只是由着窗外的光照射进来,投下斑驳的影,房中一片安静,半晌。

上杉菲丽卡明白这次惩罚的缘由,她建议时雨,先把项链戴着,但依旧不认可、不使用这份权力,她们从来就没认可过这种东西,也永远不会承认。

之前是自己失算了,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必须演一场戏给江冽尘看。

神内时雨同意了,自己先前也料到了,她和菲丽卡达成共识,只是戴着项链,不动用任何一次所谓的权力,也不打扰江冽尘。在风波降临前的短暂平静中,每天如此。

她们都懂,虽然项链在外人看来是个符号,但只要自己的信念和信仰没有被摧毁,外在的物体根本不可能成为束缚神内时雨意志的枷锁。他不可能控制她们,因为勇气的宝石一直存在于她们的心里,给她们信念。

可是,这一次,忍不住。神内时雨从盒子里拿出项链,不自主地想到了被日界的实验害s的哥哥。泪水盈眶,她靠着菲丽卡,轻声诉说着哥哥的事情。

上杉菲丽卡搂住时雨的肩,只是倾听,听着时雨说完,脑中不断地闪现着零零碎碎的片段——他们兄妹三人的点点滴滴。

“时泽哥,放心,我会和小雨在这里好好地活下去。如果,还有能再次睁开眼睛的那天,希望已经忘却这里的一切,身处熟悉的现实。”上杉菲丽卡一边听,一边在心里默默地说着。

“小雨,知道吗?就算时泽哥不在了,他也一定希望,我们能好好地活下去,提升实力,和伙伴们一起平安回到现实。”上杉菲丽卡柔声回应着,搂着时雨的手未曾松开。

神内时雨轻轻点头,倚着菲丽卡:“姐姐,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