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昂看着顾鸾青,神色很是古怪,让顾鸾青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你知道太易大罗意味着什么吗”叶昂忽然冷不丁地问道。

顾鸾青摇摇头,“太过遥远,弟子确实不知。”

叶昂解释道:“太易大罗,当你直面祂的时候,亦或者是说,当你处在祂的笼罩之下的时候,你怎么看祂,你对祂感官如何,都不是取决于你,而是取决于祂。”

“祂觉得你应该恨祂,那你就会恨祂,无缘无故,祂觉得你应该爱祂,你就会义无反顾地爱祂,至死不渝。”

“你曾经直面过十州主宰,你对祂的感官,祂不可能不知道。”

叶昂目光深沉地看着顾鸾青,后者也是有些惊讶。

“也就是说,你之所以能够有排斥她的情绪,这同样也是祂允许的,甚至,就是她需要的。”

“这,应该不会吧”顾鸾青有些茫然和不确定,绝美的脸庞上,更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太易威能,不是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叶昂淡淡地说道,他作为一名太易大罗,自然也具备这样的威能,只不过他身为心魔,更加明白自我约束的道理,所以面对顾鸾青这个徒弟,他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手段。

他看了一眼顾鸾青,沉声说道:“如果你不介意,为师倒是可以进你真灵之中,彻查一遍。”

顾鸾青脸色有些难看,倒不是她觉得叶昂的行为冒犯了自己,身为太易大罗,叶昂是有那个能力直接神不知鬼不觉地探查她的真灵,但是叶昂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很认真地询问她。

绝色清纯美女黑色吊带裙优雅写真图

但是叶昂的表述,已经很明确地告诉她太易大罗的威能,这其中隐含的意思,让顾鸾青不寒而栗。

如果真的如同叶昂所说,她对十州主宰的反感,只是十州主宰的意思呢

片刻之后,顾鸾青下定了决心,向着叶昂微微点头:“有劳师尊了。”

叶昂微微颔首,看来自家徒儿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

老实说,这种探测别人真灵的行为,也就大罗能够手到擒来,不会产生任何副作用,换一个五阶来,都必须要在特定的情形下才敢这么做。

眼见顾鸾青闭上双眼,心神沉淀下去,叶昂也不耽搁时间,念头一起,神识自然朝着顾鸾青涌过去。

此时的顾鸾青,并没有什么形体,只不过是一道意识体罢了,叶昂自信片刻之间便能够查明真相。

他所求的,并不仅仅只是十州主宰和顾鸾青的恩恩怨怨,更想知晓那位十州主宰的老师,到底是何方神圣,会不会是一个所谓的高维永恒者

只是当他神识涌过去的时候,无声无息间,叶昂的神识穿过了顾鸾青

整个过程中,没有丝毫的停顿,就仿佛顾鸾青并不存在一般。

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顾鸾青是感觉到有一阵微风拂过一般,然后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她才睁开眼睛,看到了一脸懵逼的叶昂。

很快,她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明白过来的顾鸾青,同样是一脸懵逼。

高维不朽者,太易大罗,无上存在,探索她的真灵,竟然失败了。

“师尊”顾鸾青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要再来一次”

叶昂回过神来,缓缓抬起头,目光直视着顾鸾青头顶上方的劫榜,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用了,没用的。”

顾鸾青也抬头看着一直庇护自己的劫榜,它直到这个时候依旧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金银光泽静静洒落,有一种安宁静谧的味道。

“这就是你那位朋友给你的东西”叶昂与其说是疑问,倒不如说是肯定。

诸天万界多元宇宙之中,劫榜这种特殊宝物虽然稀少,但是也不是没有,以叶昂如今的修为,只要时间足够,他也能用手搓出来。

劫榜的作用只不过是保障五阶存在能够自由升维降维罢了,之前叶昂发现顾鸾青这卷劫榜还能够承载自身大罗道韵,已经是很惊讶了,遂以其开辟大罗天。

但是现在它的功效已经不是让人惊讶了,而是让人觉得恐怖。

它在保护顾鸾青,不让叶昂探测她的真灵世界。而它所阻挡的对象,是一尊太易大罗。

这已经不是离谱了,这是很特么离谱

叶昂深深地看了哪并没有什么动静的劫榜一眼,将一些原本想要问的话压在心底,见顾鸾青有询问之色,他也微微摇头,示意她暂时不要管这劫榜。

“如今看来,是我误会了。”叶昂自嘲一笑,“说不定,你对十州主宰并不良好的感官,自有你的道理,而不是她的意志。”

有这样诡异得没边了的东西庇护,叶昂有理由相信,即便是十州主宰,只怕也不能想他一开始想的那般轻易影响顾鸾青的意志。

但是更多的问题便随着这劫榜的神异接踵而来,让叶昂由不得不疑惑。

譬如,能够送出这种一看就十分了不得的宝物,那位陆冰玉的老师,是什么存在难不成真的是什么高维永恒者

而且,顾鸾青到底是什么身份一个五阶的存在,居然能够让那种大佬送出这种宝物

现在,叶昂反而是有些忌惮那劫榜了,至少他现在不愿意直接对它进行解析,以免惊动了这宝物背后真正的主人。

而与此同时,顾鸾青居然也成了一他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叶昂是真的没有想到,一个游荡诸天的小小主神,背后居然会牵涉到不知道多恐怖的大佬人物。

这让他深深体会到了多元宇宙社会的险恶。

现在,对于顾鸾青,他有两个选择,一个嘛,就是还是将她带在身边,履行承诺,让她在洪荒转生。二一个选择嘛,就是找个借口把她安置在诸天万界多元宇宙就是,反正以叶昂如今的实力,帮她复活转生也就是一挥手的事。

就在叶昂在心中思索着如何安置顾鸾青的时候,顾鸾青却开口了。

只见她又恢复了一开始那种复杂的神色,看着叶昂,似乎在犹豫,又似乎在挣扎。

最后,她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开口问道:“师尊,如今您可是伏羲大神而我知道师尊的本名乃是叶昂,那师尊您是先是伏羲呢还是先是叶昂”

叶昂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这个问题对我来说有意义,对你来说,应该是没有意义的吧”

他反问了一句:“你知道伏羲的含义吗”这话一问出来,叶昂便皱了皱眉头,他隐隐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果然,就见顾鸾青微微低头,婉转而低沉的声音轻声说道:“伏羲大神,乃是人道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