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城三大家族中,除了任家和吕家之外,最强的便当属董家,据说董家家主可是最有望突破武道宗师境的存在,而且董家势力不小,远超任家和吕家。

听到任萱萱的话,楚凡亦是着重看了一眼那董欣然而去,暗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炼气境修士吗?”

楚凡这一眼看来,自然识破了董欣然的修为,却是没想到,眼前这女人,居然还是个炼气境修士。

董欣然样貌不俗,甚至比任萱萱还要动人三分,只是此女身上却是透着几分清冷气质,让人难以靠近。

此时董欣然缓步入场,仿佛无视众人好奇的目光一般,目光落在那说话的吕涛身上。

感受到董欣然的目光,吕涛径直起身,放声笑道:“既然董大小姐也在此,不如我等来一场武斗助助兴怎么样,好歹我沈城中人,自古就有尚武之风,说出去也不能堕了名头。”

吕涛这话一出,顿时引起场间众人一阵讶然。

“武斗助兴?有意思了,不如就按吕大少的意思如何,这百花集会的确有些无聊,我都快看腻了。”

不远处,落座席间的董欣然,当即是盈盈一笑,出声附和道。

听到董欣然的话,场间众人面有异色,却也都不敢再多说什么。

而此刻在听到吕涛和董欣然的话后,任萱萱心中却是预感不妙。

清纯花季少女可爱连拍

果然,此时得到董欣然的赞同,吕涛的目光径直看向任萱萱所在。

不,准确的来说,他是在看楚凡。

眼神中,露出一抹狰狞笑色,吕涛大步迈出,走向楚凡所在。

“吕涛,你想干什么?”

任萱萱俏脸一冷,出声喝道。

“干什么?不过就是以武助兴罢了,在下刚好手痒,打算请这位兄台下场切磋一二。”

吕涛面带冷笑,并未理会任萱萱怒视自己的眼神,反而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直直的朝着楚凡看去。

“怎么,难道任大小姐你看上的人,是个不敢应战的草包?”

看着楚凡默不作声,吕涛一脸得意的笑道,目光中带着一抹讥讽之色。

而此时就在场间,一众沈城的富家弟子们,也都纷纷看向吕涛而去。

众人可都知道,这吕涛自小习武,如今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便已经是武道先天境的高手了。

换做是他们,只怕也都不敢应战。

“好,我答应你!”

一道声音自楚凡口中传出,霎时是让场间一众人目光一颤。

“这家伙傻了吗?那可是吕涛啊,先天境级别的武者。”

“真是年轻,如此意气用事,呆会肯定会被吕涛教训。”

人群中,众人出乎意料的看向楚凡,诧异中透着一股不屑之色。

楚凡若当缩头乌龟也就罢了,毕竟没人认为他会是吕涛的对手,而且吕涛摆明了也是在激对方,没想到仅仅只是一句话,楚凡就上当了。

“哈哈哈,臭小子,你还真敢找死。”

此时,听到楚凡的话,吕涛先是一愣,随后便是放声大笑道。

他原本打算借楚凡羞辱任萱萱,却没想到楚凡居然真敢答应自己的挑战。

“没劲儿,吕涛居然找这么一个废物!”

不远处,席间看着这一幕的董欣然,索然无味的摇了摇头。

她不是武者,而是炼气四重境的修士,董欣然自然能够看出,跟在任萱萱身旁的楚凡,浑身气息晦涩,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样的武斗,根本让她提不起兴趣。

“楚大哥,很抱歉……”

此时,看着楚凡从座位上站起身子,任萱萱有些歉意道。

她并非是担心楚凡的实力,而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给楚凡带来了麻烦。

这吕涛摆明了是在针对她,却把楚凡给扯了进去。

“放心,对付这种垃圾,只是一巴掌的事情。”

看了一眼任萱萱,楚凡无所谓的笑道,说话之时,已然一步迈出,走到了场间。

“好大的口气,这个时候还敢激怒吕涛,这家伙想死不成?”

楚凡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却传到了众人的耳中,此时听到楚凡将吕涛比作垃圾,饶是场间众人,不禁也是面色一变,暗道楚凡完是在作死。

“相信我,你会为你刚才那句话付出代价。”

眼中冷芒闪烁,此刻同样站在场间的吕涛,丝毫不曾掩饰脸上的杀气。

“真是聒噪,你不是想要挑战我吗,我给你这个机会。”

楚凡负手立于原地,黑色的双眸中唯有一股不带半分感情的漠然之色。

此话出口,一旁的吕涛瞬间勃然大怒。

“臭小子,整个沈城都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是在找死!”

轰……

体内真气涌动,吕涛眼中杀意毕露,因为这一句话,他已经不打算对楚凡留手。

此刻身形猛地冲至楚凡面前,一双饱含真气的铁拳,朝着楚凡袭去。

吕涛自信,别说楚凡是普通人,就算是寻常武者,也绝对抗不下自己这一拳。

这一拳,他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特别是任萱萱的面,碾压楚凡。

“仅仅只是这样吗?”

吕涛出拳之时,气势惊人,场间一众人也是睁大了双眼,然而就在这时,一句轻飘飘的话却是从楚凡口中传出。

仅仅只是这样吗?

楚凡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吕涛是先天境武者不假,但是一看就是那种嗑药嗑出来的,根本丝毫不通武技。

这一拳,可谓是破绽百出。

楚凡很快就失去了耐性,负在身后的右手猛地一挥,一记响亮的巴掌便是扇了出去。

啪……

掌心带风,足足将楚凡面前之人掀飞数丈高。

随后,就在十数米远的地方,一道人影猛地砸落在地,

这一刻,场间几乎齐齐鸦雀无声,所有人几乎都是张大了嘴,久久无法合拢,那呆滞的模样,十足的可笑。

“吕涛……就,就这么败了?”

看着那道肿成猪头脸,口吐鲜血不止,昏死在角落里的人影,众人瞪大了一双眼睛,露出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就一巴掌,败了先天境的吕涛?

他们甚至连楚凡什么时候动的手,都没能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