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一口气,凌峰将心中诸多杂念,暂且压下。

现在想这些东西,也是徒劳,一切,还是等自己真正踏足仙域的时候,再去考虑吧。

他的道,无畏无惧,只有勇往直前!

便是前方满布荆棘又如何,他也绝不会因此而止步不前。

凌峰眸中,闪过一丝熊熊战意。

自己的先祖,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而作为他的后人,自己也绝不能给他丢人。

了解了这浮空仙岛之所以会坠入下界的缘故,众人心中,自是震撼无比。

不过,震撼归震撼,人们还是更加在意到手的好处。

众人在石屋之内继续搜寻,只可惜,找来找去,也根本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我们走吧,这里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凌峰扫了那段天良一眼,倒也没兴趣和这种人追究什么。

这座浮空仙岛,既然是自己的先祖所毁灭,或许,会残存着属于天道一族的力量。

清纯少女眉清目秀头戴花环眨眼微笑迷人写真图片

如果自己能够从那些残存的力量之中,领悟一些什么,也是一场巨大的造化了。

“想走?”

这时候,却是那湛蓝火族的少主蓝焰冲了出来,拦在了凌峰几人面前。

那剑长老轻叹一声,也只能跟着走了出来。

他的任务便是保护蓝焰,若是蓝焰出了什么岔子,他难免要受到湛蓝火族的责罚。

“又是你!”

凌峰一阵不耐烦,这个蓝焰,还真是烦人呐。

“怎么,你们不怕十大恶人了么?”

凌峰冷然一笑,淡淡说道。

“我呸!狐假虎威的东西!”

蓝焰怒目盯住凌峰,“别说他们不在这里,就算在这里,本少主也不怕!我湛蓝火族,怕的谁来?”

凌峰眸中闪过一丝不屑,上次在月陵城之外的时候,剧情似乎不是这么发展的吧。

“这位小兄弟,老夫无意与你为敌!”

剑长老向前踏出一步,凝目盯着凌峰,沉声道“若是你能把方才那块绢布,还有之前领悟到的三幅画卷的剑招交出来,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呵呵呵……”

凌峰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老头子,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不好意思,我可没有和你一笔勾销的意思。”

凌峰剑眉一扬,一字一句道“再不让开,后果自负!”

“嘶!”

周围那些武者,一个个倒吸凉气,这小子,口气未免太大了吧。

方才那个段天良也就罢了,现在他面对的,可是湛蓝火族的长老啊!

“这位前辈,这小子根本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咱们一起废了他!”

那段天良看到剑长老出手了,连忙飞身落在剑长老身旁,一副要与剑长老联手一起对付凌峰的架势。

这家伙,摆明了也是想要分一杯羹。

剑长老看了段天良一眼,冷哼一声,却也没有多言。

虽然他并不认为凌峰能够逃出自己的手掌心,但是他生性谨慎,而凌峰方才所施展的仙域剑法,的确惊人。

段天良毕竟曾经直面这套剑术,让他再打打头阵,多少能够暴露出凌峰的一些破绽。

“不要脸的老家伙,真是给神族丢脸!”

玉珺瑶轻哼一声,扭头看了凌峰一眼,轻哼道“臭小子,给我狠狠地灭了他!”

凌峰一阵无语,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个女人的打手了?

摇头笑了笑,凌峰周身,气势一荡,再度将那种毁天灭地意境,融入剑术之中。

玄天破云剑!

一剑惊九天!

感受到这股可怕的气息,剑长老和段天良皆是露出无比凝重之色。

特别是段天良,额头上冷汗直冒,方才,凌峰就是以这可怕的意境,将自己的剑域都直接瓦解。

就在这时,一股霸道炽烈的气息席卷开来,却是剑长老意境施展开了自己的剑域。

相比起段天良,他的剑域显然更加稳固,也更加强悍,而凌峰对于玄天破云剑的领悟,终究有限。

两股气势交锋,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凌峰其实是微微处于下风的。

“到底是老牌圣级强者,更具有神族血脉加持!”

凌峰眉头微皱,这个剑长老,实力固然比不上笑笑儿那种级别的强者,但差距也并不太大了。

当日在月陵城外,剑长老之所以舍弃一条手臂,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被笑笑儿完碾压,而是因为他还必须顾及到蓝焰的安危。

再加上还有一个鬼医常百草,虽然战力未必多强,但是用毒的手段,出神入化,一个不小心,自己很有可能也会着了他的道。

相比之下,自断一臂,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而他真正的实力,其实相当强大,至少,对于凌峰而言,有着不小的压力。

“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剑长老到底顾及恶人谷,再加上凌峰学会的剑术,乃是融合到了精神之海中,湛蓝火族擅长使用火焰之力,对于神识一道,涉猎并不太深。

假如凌峰不愿意开口,就算杀了他,也毫无意义。

不过,若是凌峰当真不识相,杀了他,让剑术就这么失传,谁都得不到,总比让别人得到要好。

“啰嗦!”

凌峰剑眉一皱,剑锋横扫,已然斩出一剑。

玄天剑威,横扫开来,众人只觉得周围的空间都震动起来。

那段天良首当其冲,吓得亡魂皆冒,连连后退。

剑长老则是首度出剑,身后长剑出鞘,一抹寒芒,如水银泻地一般。

铛铛铛!

接着,虚空中爆发出一阵金铁交加之声,狂暴的能量余波,肆虐开来,周围那些围观的武者,纷纷一退再退。

而令人震惊的是,即便两人交锋爆发出如此惊人的破坏力,却根本无法损坏这座简陋的石屋,一分一毫!

蹬蹬蹬!

第一次的交锋之后,却是凌峰猛地退后了十几步,方才稳住身形,嘴角更是流出一道血痕。

而对面的剑长老,仅仅是微微一晃,但他面上的神情,却是惊骇到了极点。

这个小子,明明才不过是帝境,所爆发出来的破坏力,几乎已经和自己持平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妖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