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林老林瑶,你刚才没受伤吧?”

方小乐站在林瑶身后问道。

张博和林瑶最后一击时他是离林瑶最近的人,很清楚地看到了林瑶落地时脚下趔趄了一下,这是很容易崴脚的。

还有林瑶接到手枪转身射击时,由于前冲的惯性太大,她的后背撞在了车门上。

方小乐就坐在车门后,他感觉的到那一下撞的很重。

说起来,林瑶之所以会跳起来接手枪,是因为自己为了不影响节目录制,选择了把枪扔给她。

从节目录制的角度来看,最终的效果非常完美,但从林瑶的个人安来看,那个选择其实很遭。

方小乐有些担心,林瑶会不会因此受伤?

林瑶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回头朝方小乐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没有啊,我很好,方小乐,恭喜你,你的策划很成功。”

“还说不上成功,要等到节目播出之后,由观众来评价。”

方小乐笑了笑,很是佩服地道:“倒是林瑶你的表现太出人意料了,没想到你歌唱的好,做综艺也这么厉害。”

风雪俏佳人

“你听过我的歌?”林瑶眼睛一亮。

“当、当然听过,你的嗓音真的太有辨识度了,气息也很稳,就像那晚在屋”

方小乐看了眼林瑶旁边的女助理,心想女明星都很忌讳这种事的,还是不要让她的助理知道为好,便改口道:

“有一天晚上我还和朋友去看了你的演唱会呢,你唱的太棒了。”

“你还看过我的演唱会?是在海珠的那场吗?”

林瑶很开心,这种开心和被歌迷们喜欢认可不同,是那种甜到心里的开心。

“呃,是是,就是那一场,我和我朋友都是你的歌迷。”

方小乐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很尴尬,早知道就别这么虚伪地商业吹捧了,现在只能把谎话强行圆下去。

“真的,你还是我的歌迷?”林瑶捧着脸,差点都要跳起来了,那高兴的模样仿佛她才是方小乐的歌迷似的。

“瑶姐,保姆车到了”芳芳对瑶姐“丢人”的表现有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提醒。

“那行,不耽误你了,你早点休息。”方小乐见这女助理脸色不好看,便识趣地向林瑶告别。

“你也早点休息。”林瑶也摆摆手,等方小乐走远了,才声如蚊呐地说道。

“瑶姐你累了?那我们快点回去吧。”旁边的芳芳见状以为林瑶是精神不济才反应迟钝的,便出声催促。

两人上了停在路边的保姆车,车子启动,向酒店驶去。

夜未央,漫天星光。

江蓉市希尔顿酒店,一间高级套房的卧室里。

林瑶穿着宽松的睡衣坐在床上,修长匀称的腿笔直地伸出,将那优美的腿型完展露而出,可惜房间里并没有任何观众能欣赏到这一幕。

因为林瑶把卧室门反锁了。

她手里拿着一瓶药酒,将药液倒在白皙的掌心,双手略微抹匀之后轻轻擦拭在自己的左脚踝上。

嘶一声压抑的痛呼从她的嘴里发出。

她的左脚踝高高地肿起了一圈,即便轻轻触碰都会传来钻心的疼痛。

而坐在床上把身子向前倾给自己的脚踝擦药,后背不可避免地和衣物触碰时,林瑶的美眸中也透着痛苦。

咚,咚。

敲门声响起,芳芳在外面轻声道:“瑶姐,睡了吗?”

林瑶吓了一跳,赶紧捏着嗓子装作迷迷糊糊地回答:“唔,我睡了。”

门外响起芳芳无奈的声音:“瑶姐,我都听见你在里面发出声音了,而且你还没关灯呢。”

为了擦药,林瑶卧室里的灯开的挺亮,外面能通过卧室的下门缝看到灯光。

“我、我马上就睡了。”林瑶连忙回答。

“瑶姐,是烟姐的电话。”

“哦你等等。”

林瑶赶紧把药酒藏起来,单脚下床,忍着痛把脚踝肿胀的左脚塞进拖鞋里,咬着牙,让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正常,这才走过去开了门。

芳芳进来把手机递给林瑶。

“林瑶,今天表现的很好,辛苦你了,明天晚上有一个通告,我已经让芳芳订了明早的机票,你待会儿早点休息。”

莫烟在电话里说着明天的新行程。

“不是说录完了超级挑战可以在江蓉市休息一天的吗?”

林瑶一愣,下意识地抵触,明天约好了要和方小乐见面的呀!

“因为超级挑战第一期播出后你的风评开始好转了,人气也涨了些,所以之前有些搁置的通告又可以安排了。”

莫烟以为林瑶有点累,便安慰道:

“艺人休息的时间越少说明越红,这是好事,等过了这一段,烟姐保证给你放几天假,怎么样?”

林瑶犹豫半天,终于开口道:“烟姐,我其实今天录节目的时候有点受伤了。”

“什么?!”

“瑶姐你受伤了?哪里哪里?是跳起来接手枪的那时候吗?”

莫烟和芳芳的惊呼声同时响起,林瑶赶紧捂着话筒朝芳芳做了个嘘的手势,轻声对她道:

“别让烟姐听到,不然你要被骂的。”

芳芳作为林瑶的贴身助理,却连林瑶受伤了懵然不知,这如果让莫烟知道了一定会责骂芳芳的。

“什么时候受伤的?严重吗?刚才芳芳为什么没告诉我,她怎么回事?”

果然,电话那头的莫烟语气渐渐严肃了起来。

“没有了,烟姐,就是脚崴了,也不是很严重,芳芳她还买了药酒给我擦的,但走路有点不方便,可能上通告就”

芳芳听到林瑶的话,赶紧蹲下掀起林瑶的睡衣,看到那肿胀的左脚踝,顿时震惊地捂住了嘴。

都肿成这样了,还叫不严重?

“通告的事你不用担心,我帮你推了,这两天你好好休息,不行就去医院看看,别硬撑。”

莫烟果断放弃了明天的通告,顿了顿,又不放心地叮嘱道:

“不许到处乱跑,就在酒店里休息,知道吗?”

林瑶当即保证道:“我知道了,烟姐,你放心吧,你也早点休息。”

耶!

挂断电话,林瑶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开心地像个小孩子。

“瑶姐你、你还耶,开心什么呀,都伤成这样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芳芳看到林瑶的伤势都快心疼哭了,忍不住生气地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