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白驹过隙,蓝千箬在慕寒舟进入蓝园与墨怀觞对换身份之后,得到了一个消息。

“江牧莘在皇宫有小动作,想要对付我?”

蓝千箬惊愕的望着慕寒舟。

不会吧,她和那个江牧莘不是才见过一次面,彼此之间也没有闹得不愉快,江牧莘没有必要这么心思狭隘的想要对付她吧?

“小七媳妇,你在天机药铺里面慧眼看物的本事医经被不少有心人士知道,他们一个个都对你很有兴趣。这江牧莘不过是其中之一,我想今天晚上他必定会有行动,你可小心一点。”

慕寒舟话说完,只见蓝千箬忽然扬起了一抹笑。

“有行动?好啊,正好我可以看一场大戏,不过这戏要是不出众也不行啊。”

“小七媳妇这是有什么好主意吗?”

慕寒舟对上蓝千箬算计的目光,立马会意过来。

“三师兄,你跟我来。”

蓝千箬准备带慕寒舟去合计合计一下她的打算,并不想让墨怀觞听到。

而墨怀觞一看蓝千箬要带慕寒舟离开,眉头不由得皱起。

氧气美女亲近大自然外拍美图

“蓝千箬,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当着本王的面说吗?非要和师兄偷偷摸摸的说。”

“乖,让我和三师兄合计合计一下,回头给你一个惊喜。”

蓝千箬像似哄着小朋友似得哄着墨怀觞。

“惊喜?好啊,本王就看看箬箬给本王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墨怀觞虽然对蓝千箬和慕寒舟两个人共处一室有所不喜欢,但是怎么说两人都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他就勉为其难的原谅对方。

房间里面蓝千箬慕寒舟鬼鬼祟祟的商量一番之后,慕寒舟对于蓝千箬的做法,大大的给了一个服字。

“小七媳妇,还好师兄没有和你作对,要是真和你作对,这计谋用到师兄的身上,师兄定然是身败名裂。”

“所以师兄要记得一句话,宁得罪小人,勿得罪女人。”

蓝千箬扬起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慕寒舟顿觉得这身后哇凉哇凉的。

女人如老虎,这句话还真是不假啊。

商量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蓝千箬和慕寒舟一同出了房间。

“三师兄,事情就拜托你了。”

“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慕寒舟朝蓝千箬眨了眨眼睛,两人心照不宣。

“那我先走一步。”

蓝千箬笑眯眯的说完之后,便朝着墨怀觞的方向走去。

慕寒舟同时也朝着后院走去,准备通过天机酒楼出去。

墨怀觞很想知道蓝千箬和慕寒舟到底聊了什么,但是想到这是给他的惊喜,只能按下,按下。

从蓝园到皇宫,一路上进宫的马车不在少数,但觞王府的马车只有一辆。

所有人看到觞王府的马车,没有二话全部让了开来。

以前墨怀觞低调的时候他们还可以说欺负欺负一下他,但是从近日墨怀觞频繁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之后,所有人才意识到这个觞王殿下到底还是一个皇子,他还是没有被皇帝给遗忘掉,在东胜国中他还是有话语权。。

是以,众人不敢再继续造次,更不敢做出以下犯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