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暖和,晴空万里的时候,墨思瑜单手枕在脑后,嚼着药草,啃着清甜好吃的红果果,听着周边抑扬顿挫的虫鸣声。

   下雨天的时候,坐在青石板上,趁机给自己洗个澡,身上也不算太脏。

   偶尔无聊的时候,坐在石板上,低头看着下面万丈悬崖里,有各种颜色的毒蛇在草丛里蜿蜒而过。

   有几条不懂事的花花绿绿的小毒蛇也企图靠近过,被守在洞口的小白貂当成了美味,吞进了肚腹里。

   这一块地方,墨思瑜也算是占山为王了。

   出去了好几天的小白貂总算回来了,顺便还带来了哥哥写给她的信,以及用纸包着的药粉。

   墨思瑜将药粉倒进竹筒里,放在身上,坐在石板上给哥哥回了一封信,告知她在这边还算安,不必担心,等她弄清楚这里的状况之后,便能回去了。

   她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就算哥哥找过来,也无济于事。

   墨思瑜将砍下来的树枝枝头削尖,做了一副弓箭,有时候看到有小动物不慎误入,飞跑而过,她的箭射过去,小白貂便将那被射死的山鸡野兔拖回洞口,给墨思瑜烤着吃。

   墨思瑜将缠扰在树上的蔓藤用刀割下来,一股一股的编成长长的绳索,她要越过那条深深的沟壑到达另一边,去附近查看究竟,是必须要借助绳索在树林之间跳跃前行的。

   墨思瑜正聚精会神的编织着藤条,突然听到小白貂一声尖叫。

   抬眸望去,就见一条体型巨大的双头蛇,盘旋在粗大的树干上,虎视眈眈的盯着蹲在树杈上的小白貂。

   美女青山青春美图

   这只小白貂是所有小白貂之中最胆小的,一直陪伴在墨思瑜的身侧,极少单独出行,此时此刻,面对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吓得已经无法动弹,忘记反抗了。

   墨思瑜见状,赶紧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小白貂反应过来,在那条双头蛇张着血盆大口朝着它扑过来之前,身子跃起,迅速朝着墨思瑜所在的洞口跑去。

   盘旋在树干上的双头蛇穷追不舍。

   墨思瑜盯着这条大蛇,身子很粗,足足有碗口大,在七寸处犹如树干分叉了一般,粗壮的身子分出两个脑袋,吐着长长的蛇信子,显得极其狰狞。

   且行动迅捷,因为身子足够长,两个脑袋却配合的极其默契,从一棵树缠扰到另一颗树,很快就到了墨思瑜的跟前。

   似乎发现了更美味的食物,这条蛇的脑袋摇摆的极其欢畅。

   从小到大,墨思瑜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变异的双头蛇怪,从前只是在古书里见过描述而已。

   眼看着那条蛇张开血盆大口朝着自己扑过来,墨思瑜手里的藤条用力往树上一甩,借助着藤条的力道,身子腾空而起,很快就坐到了不远处大树的树杈上。

   只是那树杈上面结了一串又一串白色的卵囊,里面快要破茧而出的虫蛹透明的能看到里面的小虫在蠕动。

   墨思瑜抽出刀,将那一片虫蛹割掉,对着双头蛇的嘴巴扔过去。

   那双头蛇嘴巴一闭,就将一堆有毒的虫蛹吞咽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