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毒控制来的情人能叫情人?岂不是骗子?”曹凌不可思议道,“绝情岛这么做不违法吗!”

“这些人不是强迫来的,而是自己输掉了人生。他们可能是孤儿被收养、可能是欠债还不起一辈子完蛋、可能是仇敌太多需要庇护……总之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卖身到了绝情岛。你下了订单,他们就把你要的人给塑造出来,甚至比你想象得还要完美。这毒,只是绝情岛保证自己利益不会亏损、‘货物’不会出现质量问题的一个手段。”

“至于是不是骗子……人家都原意骗你一辈子了,你还介意是不是骗吗?人家分分钟比任何人都要对你真心。”眉千笑意味深长道,“这里有什么想要的你不能得到,何苦要在外头碌碌无为辛苦一辈子?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世外桃源。”

曹凌无言以对,尽管很讽刺。

“那么你呢?你想退隐,却没想过在这里找一红颜知己闲活一生?”曹凌问道。

“当然想过。”眉千笑笑容慢慢变得苦涩落寞,“不过我的要求有那么一点点高,囊中羞涩只好作罢。所以我用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想买个骗自己一辈子的人得趁没在现实中恋爱之前,否则,你买到的只是一个替代品。替代品和梦想实现是两回事。”

曹凌将眉千笑那让人在意的苦涩看在眼中,忽然想起前天申安翔死前提到的林家大小姐似乎和这位魔教教主有些渊源……

“你确定你的要求只是有那么一点点高?”曹凌问道,她想,如果以江湖第一美人作为条件找个爱人,这个条件会不会高得夸张呢?

“是啊,就只是一点点高啦。”眉千笑朝擦身而过忍不住回头对他抛媚眼的两个女子吹了个口哨,打着哈哈道,“所以这绝情岛连感情都可以买断,这才叫真正的‘绝情’。呀,要不是带着你,那两妹子可能就来泡哥了!说不定能赚几个绝情币呢!”

“这绝情币要怎么得到呢?”曹凌感兴趣问道。

“用银两换是一种途经,凭本事赚也是一种途经。在绝情岛为任何人工作,包括为绝情岛岛主工作,都能挣到绝情币。甚至你喜欢,在这里买块地耕田养猪都能赚绝情币,听说在这里务农还有优惠鼓励政策。”

“你再看街上这些人,别看他们夜夜笙歌,等绝情币用完了就又得为绝情岛累死累活地工作,挣供他们挥霍的绝情币。”

清纯美少女白嫩肌肤甜美笑容沙滩嬉戏写真图片

“这点和外面的世界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在外头你没一个好出身、没一个好名头、没一个好机遇,你上哪挣大钱去?挣不到大钱,你上哪满足自己的私欲去?这里不一样,无论你有何出身,总能找到适合你去干的事情,得到能换来丰富报酬机会,得到你想要的生活。”

“然后在这里挥霍干净?”曹凌不屑道。

“钱赚了不好好花,不然你想塞进棺材让你棺材显得有分量一些?”眉千笑反问道。

曹凌顿时语塞。

“这里有一切你想花银子的途经。你是赏花之人,你只要提出要求,这里天南地北啥花都帮你送到;你是好色之人,满街青楼都是绝色美女,每夜换人能一辈子不重样。你是爱慕虚荣之人,拿出绝情币来,想请几个人当你下人就请几个,甚至是江湖有名的高手,带着走出街多炫酷。”

“比如这样。”眉千笑顺手拽了个和尚,没头没脑勾住人家的肩膀就问,“你什么来头?水平到哪?”

“五台山佛光寺寺,法号园明。擅长伏虎罗汉拳,与少林寺‘行’字辈高手能打个旗鼓相当!”

那和尚气息深远,双目灵通,身形稳如泰山,曹凌一看便知是内外兼修的佛家弟子。对方一说和“行”字辈水平差不多,立马确定自己没看错,放在江湖中绝对是一名好手!

“怎么卖?”眉千笑接着便问。

那和尚闻言一退三丈远,拿起佛珠对着眉千笑就转,好似驱邪一般:“阿弥陀佛!本僧卖艺不卖身!”

“我t看起来像是想买你的身的吗!”眉千笑没好气道。

曹凌只想说:像!

随便一个陌路人你拽过来就勾肩搭背,一脸痞笑问人家怎么卖……这还算对方是个出家人比较和善,换自己已经一剑过去削掉你的脑袋!

“看家护院,保镖送货,都行!”那和尚依然十分警惕。

“多少币?”

“一天五百。”

“我靠,太便宜了,不要。我想找个能打十个澄灯的合适,你还差很多!”

眉千笑说完拉着曹凌就跑,那和尚愣了半会才呢喃道:“阿弥陀佛……能打赢澄灯我早去少林寺当方丈了,还用在这里修禅!神经病!”

眉千笑拉着曹凌一路小跑穿街走巷,回头看那和尚没追过来才松了口气道:“你看,在外头你可找不到这样的高手愿意当你的打手,带出去多满足虚荣心!请够十位水平不错的僧人,一字排开,我他喵晚上出门都不用打灯笼,谁够哥炫酷!”

“外面也能找到这样的高手。”曹凌提醒道。

“找到,但不是谁都能请得到。在外头,除了权和利,还重视名。高手成名,随便被雇为打手,哪还有名?说出去还要面子吗?但在这里不一样,一视同仁,你就算是江湖大侠也没人管你名气如何,大家都只是为了自己的**而活着,多纯粹。所以我师父不喜欢这里,嫌这里没人情,账都不给赊……”

眉千笑这话确实有理,这里比外头纯粹很多,外头名、利、权互相纠缠,这里一切只看这绝情币。

“刚才他说的500绝情币1天是什么价位?”曹凌继续好奇道。

“大约两壶高档竹叶青吧。”

“那算很便宜了!”曹凌惊讶道。

正常来说,你想请个有名气的高手没那么容易,真不是有钱就可以!还得托关系,如眉千笑所说担心面子问题,还得看人家高手看不看得起你!能请到高手帮忙,哪个不是有钱有势之人,一天两瓶竹叶青只是当孝敬之物都不过分,更别提酬劳了!

“要看这个便宜怎么算咯……这货显然只接保卫的工作,不能杀人放火不能耀武扬威,在这儿差不多是这个价了。”

杀人放火这个词在她这个影都府的暗卫耳中尤为刺耳,好似将她灵魂唤醒,告知她身旁这位不是普通人,而是魔教教主,邪道至尊!

“如果绝情岛出得起酬劳,岂不是这一岛的高手都会为其卖命?比如造反?”曹凌警惕问道。

“自由买卖,想买的买想卖的卖,造反那么大的买卖也不是谁都敢做啊。不过有一点你倒说对了部分,虽然他们都不是绝情岛的人,但你也可以把他们看作是绝情岛的人。在绝情岛森严的规则受到挑战的情况下,这一岛的人都会为绝情岛卖命。所以绝情岛门中人不多,但实力倒是一等一的强悍,没人想招惹他们……包括朝廷。”

绝情岛比起门派,更像一个组织,这点和青衣教倒是有些相似。

“为什么?”

“因为规则如果被打破了,他们的梦便醒了……哪还有能让他们享受到如此自由和纾解私欲的地方?深陷其中的,都是不愿梦醒的人……”

眉千笑说着,带着曹凌推开小镇正中央一座金碧辉煌如宫殿的赌场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