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很诡异的麻将局,就这么开始了。

当然,陆老爷子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陆胤然一副被拖过来的面无表情,宁星泽心情极好。

这三人没有任何的其他感觉。

唯一有些不适的,是钟宝儿。

她只能像一个透明人似的,乖乖坐在陆老爷子身后,安静看牌,尽量不让内心的尴尬影响到自己。

好在,游戏期间,宁星泽并没有故意往她这看来,渐渐的,她也就放松多了。

玩了几局牌后,陆老爷子突然想上厕所了,“宝儿丫头,帮爷爷玩几局,我去个厕所。”

钟宝儿慌忙摇头,“陆爷爷,我不会玩的……”

“没关系,让漫丫头他们教教,一下子就上手了。”

陆老爷子强行把懵逼的钟宝儿拉到牌桌面前来,然后赶紧往厕所走去了。

“很简单的,这样凑对子……”简漫简单的把游戏规则跟她讲了一遍,又拿桌面上的明牌给她举例,钟宝儿似懂非懂。

白色衬衣的独特魅力

简漫温和一笑,“现在先抓一张牌进来,然后再出一张牌试试。”

钟宝儿听话了抓了一张进来,然后拧着眉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牌,犹豫了很久,伸手又把这牌给打出去了。

只是这张牌还未落下,身边一道提醒声顿时响起。

“笨啊,这是的转弯杠,能吃钱的,不能打出去,一会陆爷爷知道了,得吹胡子瞪眼了。”

宁星泽半路拦下钟宝儿的动作,抓着着她的手腕,把她准备打出去的牌,落在她自己牌面前的碰牌面前。

在牌桌上,这样的提醒,是犯规的。

但是陆胤然两夫妻都很又默契的没出声,就跟看不到似的。

钟宝儿被宁星泽突然抓住的时候潜意识就想抽手,只是对方先她一步松开了,像是单纯的提醒她牌打错了而已,举止没有任何的逾矩。

她抿了下唇瓣,扭头看简漫,“什么是转弯杠?”

简漫又给她说了一遍,钟宝儿这才了然,点了点头。

陆老爷子这厕所,也不知道要去多少时间,一直都是钟宝儿在代玩。

前期,她是真的玩不了,轮到她打牌的时候,总是要斟酌好几分钟。

相比于其他三人只是玩耍放松的神态,她认真的,就跟完成什么重要的大事一样的。

不过后来打了几局,她慢慢找到感觉,也就懂得怎么去玩了。

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太好,还是宁星泽运气太差,每次他打来的牌,都会放冲,让钟宝儿给糊了。

钟宝儿赢了钱,瞬间就跟找到了游戏的乐趣一样,不可思议。

简漫捂着唇偷笑,“宝儿,运气不错哦。”

说着,她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一旁的宁星泽。

宁星泽冲她讨好一笑,用眼神示意她求保密。

这一局局麻将,全部都是宁星泽偷偷放水,让钟宝儿赢。

又玩了两局,陆胤然不想跟他们继续玩这么无聊的把戏了,把自己老婆带走。

“很迟了,孕妇该睡觉了。”

说完,也不理还愣在麻将桌那的两人,十分直接的转身走了。

钟宝儿伸出去准备要这局赢钱的手,默默又缩回来了。

她应该是,第一个赢了钱,却不敢理直气壮找输家要钱的人了。

陆胤然夫妻一走,整个大厅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入了夜,佣人们也下去休息了,主楼并没有佣人守夜的习惯。

陆老爷子也是一去不复返,都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这一个厕所,去了一个多小时了,直至散场,都还没回来。

可以肯定,他应该是不会来了。

两个人的气氛,十分安静,静到呼吸,都是静悄悄的。

钟宝儿抿了下唇瓣,她伸手,将面前的红票子都梳理整齐,然后压在桌子上等明天陆老爷子明天好取。

弄完这一切,她准备起身离开。

宁星泽的目光,一直看着她:“我开了车来,送吧。”

现在快晚上十点了,如果钟宝儿想回去,陆家自然是有司机能送的,只是现在宁星泽主动开口送她,她却执意去叫人家司机干活的话,就显得有些不厚道了。

小姑娘咬了下唇,闷声道:“不用,我出去打的就好。”

宁星泽莞尔一笑,“这可是郊区,知道离这最近的公交站多远吗?五公里呢,就这小身板步行到那,嗯,不需要太久,走到凌晨就差不多到了。然后凌晨的车,敢坐?”

钟宝儿听的一愣一愣的,竟无法反驳。

宁星泽憋着笑,继续道:“这大晚上的,也知道,乱。前段时间,还有黑车新闻的消息,多少小姑娘受害了,不会不知道吧?”

“看这表情,一定是不知道了,没关系,我给看下新闻,现在热搜上都还有这事呢。小姑娘被无情残杀,五脏都被挖了送到黑市贩卖,人皮剥了也有用处……”

说着,他竟然真的,就准备拿手机给她看连接了。

钟宝儿眉头拧了拧,绕开他,抬步就走。

宁星泽知道恐吓过火了,举手投降,追上她。

“ok,我承认举例有些夸张,但是黑车出事,是真都有的。”

女孩还是没理他,闷着头继续走。

他叹了一口气,“宝儿,就这么,不想面对我吗?”

她的背影顿了一下,下一秒,仍旧继续抬步的动作。

“就算不答应我,那我们就不能做朋友了?”男人冲着她的背影,轻轻喊了一声。

这一下,她停下了脚步。

便没在动过。

宁星泽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望着她纤细的背影,一步一步,朝着她靠近。

“说,我们都回不去了,那么如此,好,我认。我不再纠缠着,但是,我觉得,至少,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还是说,连朋友,都不想跟我做了?”

钟宝儿呼吸一窒,睫毛轻颤的厉害。

身后的人,还在慢慢靠近,钟宝儿低着头,看着地下的两道影子。

他高大的身影缓慢靠近,像是一道网,笼在了她的身影上。

仿佛依靠的很近,但,又很远。

一阵凉风袭来,刺骨的冷。

良久,钟宝儿听到自己艰涩的声音,“所以,真的……想通了,我们只当朋友吗?”

宁星泽苦笑一声,反问她,“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除了朋友的这个身份,又还会有别的什么选择,让我,待在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