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风也好,法术也罢,这都是你的机会。”

白狗语气深沉,苦口婆心的劝着,“我们都知道你实力不俗,是狗中神狗,但是……时代变了,大黑才是新一代狗王,你能够被它看上,真的是你的造化啊!”

哮天犬傲然道:“狗王又如何?我可是哮天犬,这造化不要也罢!”

“别傻了,哮天犬能当饭吃?哮天犬能有狗粮香?”白狗摇了摇头,长长的狗毛随着狗头的摆动而摇晃着。

说完,它还拿出一个塑料狗盆,就这么放在了地上,然后从身上浓郁的狗毛中一掏,抓出一把褐色的豆子,“噼里啪啦”的放在了狗盆之中。

随后,一低头就把狗嘴放入狗盆之中,开始舔舐起来。

颗粒入口,它的牙齿开始咀嚼起来,嘴巴一张一合,非常的投入。

“咯嘣,咯嘣。”

清脆的声响在这个山洞中回荡,显得尤其的悦耳。

白狗是开心了,一边吃,尾巴一边还有节奏的左右摇摆着,香得不行,比较活跃。

哮天犬看着它,愣在了当场,吞咽了一口口水,皱眉道:“你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吃这玩意儿?”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东西对自己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泳池素颜小美女清纯动人图片

“这是狗粮,狗王的赏赐。”白狗把狗盆舔的干干净净,回味的砸了咂嘴巴,接着道:“如果你能讨得狗王的欢心,这狗粮每天都能有的吃。”

“呵,那又如何?我会去吃那玩意儿?”

哮天犬笑了,甩了甩脑袋,露出高傲的表情,“狗粮?多么粗俗的名字,你们这群狗啊,就是没见过世面,被这小小的狗粮给收买,不是我炫耀,想当年仙露琼浆任我品尝,就连蟠桃,我每百年都能有一个,这就是差距。”

“我虽然没吃过蟠桃,但是若是两者选择的吧,我还是会选择狗粮,而且你的反应,和大多数狗吃狗粮之前如出一辙。”

白狗顿了顿,脸上闪过一丝肉疼之色,抓出一小点狗粮递到哮天犬面前吗,“要吃吗?”

哮天犬瞥了瞥狗粮,哼了哼道:“既然你盛情相邀,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尝一尝。”

话毕,他就一把接过狗粮,然后送入自己嘴里。

“咯嘣,咯嘣。”

狗粮出奇的脆,不过对于狗来说,却恰到好处的坚硬,嚼起来非常的带感,哮天犬的脸颊都随之用力的抖动。

同时,随着狗粮在嘴里碎裂,一股浓郁的奶香味随之释放开来,瞬间充斥满口腔,而在奶香味之后,还夹杂着蔬菜和肉混合的味道,各种味道交融,却一点也不冲突,美味简直直冲脑门。

咯嘣声戛然而止。

哮天犬傻了,呆了,化为了雕像一动不动,显然是被美味冲昏了头脑,好吃到爆炸!

不过很快,他的嘴巴就以更快的速度咀嚼。

“咯嘣咯嘣——”

声音连绵不绝。

下一刻,伴随着“噗”的一声,他的耳朵突然拉长,从人耳窜成了狗耳朵,而且高高的竖着朝天,屁股后面,也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突然窜了出来,不住的左右摇摆着。

好吃到现出了原形!

这……这到底是什么神仙美味,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最关键的是,除了好吃之外,这狗粮中还蕴含海量的灵气,见多识广的他能吃的出来,不管是其中的奶香味,还是所用的蔬菜,绝对都不是凡品,极可能是天地灵根!

奢侈,恐怖!

这里的伙食这么好的吗?

哮天犬的世界观得到了刷新,脑子轰轰作响,原来世界上还有狗粮这等神物,这是我辈狗族的福音啊!

白狗见哮天犬一副灵魂得到洗礼的模样,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而是提醒道:“这狗粮是我们是狮毛狗一族攒出来的,你以后可得还我们。”

哮天犬回归了现实,故作高深道:“这狗粮确实不是凡品,但我当初也见过比它厉害很多的宝贝,而且我哮天犬是何等身份,可是有主人的狗了!光凭这个,就想让我去讨好另外一条狗?我的尊严不答应!”

白狗看了哮天犬一眼,甩了甩狗头道:“这不过是最低级的狗粮罢了,用的不过是少量的牛奶加上灵根仙果的残渣和果皮做成,再后面还有金焰蜂蜂蜜味狗粮。”

哮天犬惊呼:“金焰蜂蜂蜜味的狗粮?”

“何止啊,后面还有纯灵根仙果味狗粮。”

“纯灵根仙果味狗粮?!”

“再后面还有混合灵根仙果味狗粮,据说包括蟠桃。”

“蟠桃味狗粮??!!”

哮天犬的声音一步步拔高,眼睛瞪到最大,竖着狗耳朵就没能放下来过,尾巴同样如此,恨不得起飞。

口水已经从他的嘴里滴落而下,挂成了一条长线。

“我之所以来找你,还请你吃狗粮,就是看在你跟我同源的份上,同时想要请你帮我们狮毛狗一族。”

白狗缓缓的开口,语气沉重,“在狗山之内,讨好狗王的狗太多了,等级更是森严,最外围不受宠信的狗只能吃其他妖怪的肉度日,稍微混得好些的才能吃到狗粮,像我们狮毛狗一族,也就只能吃到最低级的而已,最受宠的狗,分别是会按摩的藏獒一族,长得漂亮的白狼一族,以及十分会舔,最会拍马屁的哈巴狗一族,它们可以吃到纯灵根仙果味的狗粮!”

“竟有此事?!”

哮天犬的面容猛地一肃,凝声道:“我并不是为了狗粮,但是……身为狮毛狗中的一员,怎能眼睁睁的看着狮毛狗弱于其他狗?为了你们的荣耀,我义不容辞!牺牲自己的尊严又何妨?”

它顿了顿,催促道:“身为狮毛狗该如何讨好狗王?”

“我们的长毛配合着舞蹈,还算有些看点,勉强能入狗王的法眼。”一边说着,白狗还一边扭了扭屁股示范。

“哦?是这样吗?”哮天犬当即化为了原形,开始扭动了起来,狗毛飞舞,虚心学习。

白狗连忙道:“你不用扭,你可以去当吹风狗,指不定就能成为狗王身边的红狗,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

“哦,对哦。”哮天犬幡然醒悟,“怎么吹,需要什么力道的风力?冷风还是热风,且容我好好的练习一番,毕竟,我是一条追求完美的狗。”

……

天宫,功德圣君殿。

伴随着姮娥把最后一根油条的根部用手指轻轻的推入嘴里,然后将碗里最后的一些豆浆吸入嘴里,宣告这一顿早餐完美落幕。

李念凡看着姮娥鼓鼓囊囊的嘴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感到奇怪。

明明是一个很不雅的动作,为什么姮娥做出来就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呢?

颜值果然重要!

他笑着道:“二位仙子对这顿早餐还满意吗?”

姮娥由衷的惊叹道:“满意,太满意了,圣君大人做出的美食真的让人大开眼界,超乎想象。”

这顿早餐可谓是相当的简单,就只是豆浆油条,但是带给人的享受,可比吃任何一场大餐都要舒坦得多,就美味程度而言,已经超过了以前她们吃过的所以食物,更不用说不仅仅是美食这么简单。

太珍贵了。

蓝儿则是害羞的站了起来,躬身轻语道:“真的多谢圣君大人的款待。”

李念凡突然目光灼灼的盯着蓝儿,笑着道:“一顿饭而已,不用这么客气,蓝儿仙子,我自问还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你不必这么拘谨,放开一些。”

“我,我……”

蓝儿的脸色唰的一下通红无比,低垂着脑袋,身躯都有些颤抖,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我懂了。”

李念凡不由得笑着摇摇头,找着话题,“对了,我见蓝儿仙子刚回来,事情解决了吗?”

“没,没有。”蓝儿眉头微皱,摇了摇头,“问题有些棘手,我回来是想请人跟我一起去凡间的。”

原来是回来找帮手的。

李念凡好奇道:“居然这么严重,出了什么事情?”

蓝儿言简意赅道:“凡间的北河地带瘟疫频发,让太多人死于非命,我奉命去察看,发现是原天宫瘟神隐于那处,为祸一方,肆意散播瘟疫,只是光凭我一人,难以阻止。”

“瘟神?”李念凡的眉头微微一挑,“这是不听从天宫管辖了?”

蓝儿点头,心中微微苦涩。

“也不难理解,毕竟当初很多神仙加入天宫是因为封神榜被逼无奈的选择。”李念凡自语了一番,随后道:“若这个瘟神真的是封神榜上的那位,问题恐怕真有些棘手了。”

蓝儿道:“他当年是瘟癀昊天大帝,很少现身,也少有人与之来往,圣君大人知道他的底细?”

李念凡开口道:“那就没错了,此人名为吕岳,实力可不是一般的高,在封神之前,就是能与诸多大能相提并论的存在。”

吕岳可是截教的第一任弟子,与赵公明和三霄同辈,最擅长瘟疫法术,当初相助纣王,在周朝军队散播瘟疫,可是连姜子牙都头疼的角色,最后还是请了帮手才能将吕岳送入封神榜,修为的话,在封神时期就应该有大罗金仙境界了。

这可是瘟疫鼻祖啊,口头上号称截教第一人,这种人物怎么能是蓝儿对付的?

李念凡忍不住道:“我觉得你应该把此事告诉玉帝和王母。”

“李公子,我跟他交过手,虽然不是其对手,但若是再喊上一位太乙金仙做帮手,应该就足以应付了。”蓝儿的语气有些坚定,开口道:“我觉得不需要去麻烦陛下和娘娘。”

“这样啊……”

李念凡诧异的看了蓝儿一眼,没想到除了胆小外蓝儿还有另一面,沉吟间,见到一旁天河上有着一队天兵巡视而过,当即出声喊道:“各位弟兄,请留步。”

那群天兵无一人敢怠慢,原本还在随意的飞着,闻言顿时重整,双腿立正看向李念凡,同时拱手恭声道:“不知圣君大人有何吩咐?”

他们见李念凡于阁楼上饮酒作乐,还有着姮娥和蓝儿作陪,心中顿时满是羡慕。

这才是人生赢家啊,哪里像我们这般,还得苦逼兮兮的巡河,哎,差距啊。

若是自己能够有圣君大人的本事——

啪!

他们在心中同时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改口道:哪怕只是圣君大人身上一根毛的本事,那都是前途无量,足以走向仙生巅峰了。

李念凡问道:“巨灵神将军在吗?”

“回圣君的话,巨灵神将军被派去混沌,巡界去了。”

所谓的混沌,其实就是李念凡熟知的宇宙。

“巡界?”李念凡愣了一下,“怎么会派他出去巡界?”

其实这不是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就是在各个星球上,看看有没有什么人或者事发生,一般时候,派些闲散的仙人去兜兜转转就好,让巨灵神出去,就有些大材小用了。

而且在宇宙中漂浮,难免会感到孤单寂寞,尤其对喜欢撒欢的巨灵神来说,绝对是一种煎熬。

“不知,我们只知道昨天回来后,巨灵神将军就兴冲冲去找玉帝去了,然后就垂头丧气的领着这个巡界的活出来了……”

李念凡懂了。

巨灵神这是在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去参了太华道君一本啊!

他都能想象得出当时的画面。

巨灵神:“陛下,太华道君此人不行啊,他对领兵一窍不通,连计策都不懂,战前也没有任何的战略部署,只知道一味的冲冲冲,差点酿成大祸,还有……”

而玉帝听到的则是:“陛下,你是猪,是蠢猪!”

光是被派出去巡界,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