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乐天听了卞三公子这个要求,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他娘的真是刚刚觉得困了就有人送枕头来啊,太及时了吧。正愁没法子结交这位卞三公子,结果自己反倒先成了卞三公子想结交的人了。

卞楚风卞三公子见陈乐天不说话,小声道:“陈公子可别见死不救啊,这辈子能不能见到大将军就靠你了,要是不能在死前见大将军一面,我死不瞑目啊。陈公子是精锐中的精锐,当然能常常见到大将军的…”

陈乐天一脸为难的道:“咱们前锋营虽然是北军精锐,我虽然是伍长,虽然偶尔也能见到大将军,但是开口引荐人给大将军好像…”然后喝几口茶,让卞三公子急一急,在三公子急的眼珠子都要蹦出来的注视下,才接着续道:“没干过这种事关键,就怕大将军一个不高兴觉得我胡乱办事,把我军纪处理了。咱们北军军规甚严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不小心那就是个死字啊!”

卞楚风听陈乐天说这话,仔细一想明白过来,不是说不行,而是有风险。一方面是大将军可能会不高兴,可能就会把陈乐天给处罚了。另一方面是这事陈乐天没做过,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总的来说就是也许能成功,也可能会失败,甚至可能有风险。低头沉吟片刻,卞三公子道:“陈公子,帮不帮取决于你,但你今天能把话说到这份上,说明还是很想帮我的。从现在起,我卞楚风就欠你一份人情,以后你有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只要不损害家族利益,我都愿意帮你!”

陈乐天听这位纯洁的卞三公子如此诚挚的话,心中挺感动的。这位卞公子尽管已经竭力隐藏身上那股端正之意,但还是不时露出来的君子正意,本就让陈乐天很有好感。他知道,像卞楚风这种出身名门的,就怕在别人面前显露出高人一筹的气势,尤其是在有求于人的时候。

能让卞楚风说出这话来,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陈乐天都知道,既然话已出口,卞公子就不会食言,定然是能做到,只要不触及家族利益,哪怕上刀山下火海。

这种贵族子弟甭管本性好还是坏,胸中都有一股言出必行之气,哪怕是杀人不眨眼的纨绔,也多数都是这样。

所以本来准备多吊会儿卞公子的陈乐天没好意思再继续装模作样下去,点点头,一副虽然为难,但下定决心的模样道:“卞公子放心,在下不敢保证一定能办成,就如你方才所言,只能说尽力而为。”

卞楚风高兴的一蹦老高,抓着陈乐天的胳膊道:“多谢陈公子,太感谢了。陈公子现在就是我的大恩人,您要我做什么尽管开口。”

陈乐天笑着道:“事情还没成,成了你再高兴,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对了,你为什么这么想见大将军?”

卞楚风道:“这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吧。我刚才说了啊,大将军写的那本中原地理浅论,我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想问问呢。你看过吧?”

陈乐天道:“岂止看过,我都会背,这是对前锋营所有伍长的硬性要求,必须能熟练背诵,否则鞭三十。”

清纯美女学生时代唯美高清大图

“鞭三十也不多嘛…”卞三公子陷入对大将军的无限畅想中,随口道。

陈乐天想骂他,鞭三十听起来不多,可那三十鞭可不是简单的藤条鞭,而是一股跟手臂差不多粗的藤条合在一起,每一下打上来,稍微手重些就能抡的受刑人后背皮开肉绽,三十鞭下去,至少要躺十天才能下床。

所以背不下来的人整个前锋营只有一个人,可惜恰好就是陈乐天。他仗着自己常常给大将军出谋划策就没放在心上,以为大将军不会抽查他。结果的确前锋营所有伍长都抽查了一遍,都没查他,但是在此事过了一个月后,大将军忽然把他叫去抽查他。

而且倒霉的是正好抽查的是他忘了的那一小节,所以就被打了。

那天,大将军把前锋营所有伍长叫到校场上,观看陈乐天赤膊上身吃三十鞭。

三十鞭打完,陈乐天强撑着走到帐中,然后大将军亲自来给他上药,一边涂药一边叹息道:军纪是不讲私情的,打在你身,

痛在我心啊。回头你若是心气不平,可以伤好了以后找我练一练,我保证不还手。孩子啊,本将军心疼…

帐中别的袍泽笔挺的站在那,大气不敢出,生怕大将军一个不高兴,把他们也鞭了。

陈乐天趴在床上,龇牙咧嘴的,说道:“大将军此言差矣,卑职罪该当责,心下惭愧,绝没有怨言。”其实心中却在想,找你单练?找揍吗我?明知道我打不过你。

大将军走之后,帐中袍泽们都说大将军亲自给你上药,回头你伤好了可要好好去感谢大将军。

“感谢个屁,我得这样趴着至少五天,真是一点不念我功劳,太狠了。那本书我早就看过了,非要让人倒背如流,有个什么用?”陈乐天抱怨着。

“哦对了,忘了跟你说,伤好了以后到我这来,把书从头到尾背给我听。你刚才说什么?”大将军明明走了,却又忽然掀开帐门探半个头进来。

“呃…回禀大将军,卑职说,那本书是必须倒背如流的,用处不言而喻。大将军放心,养伤期间一定多背几遍加深记忆。”陈乐天疼的不想说话,但还是得说话。

“大将军放心,我们一定要督促他的,养伤期间,至少让他背给我们一人听一遍。”袍泽们道。

大将军欣慰的点点头:“你们若是有兴趣也可以背一背,我当然是希望你们都能背会的,之所以只要求伍长们背,不是只需要他们背,而是他们责任更大。当然,北军将士都能背会是我最大的心愿。如果不行,起码咱们前锋营将士都要会。但我也知道,如此要求你们也太严苛了,所以,唉…算了吧,你们随意吧。”

大将军走后,陈乐然对旁边的袍泽道:“你出去瞅着大将军有没有走远,太吓人了刚才。”

袍泽们听大将军说希望他们也要都会背,差点吓尿裤子,对陈乐天道:“瞅个屁。你赶快把中原地理浅论给背熟点,否则大将军要是一气之下让咱们前锋营将士人人都背,我们可不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