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陆弃扶着苏清欢,苏清欢扶着陈嬷嬷,三人一起进屋。

白苏捧来热茶,苏清欢躬身恭敬地给陈嬷嬷奉上了茶。

陈嬷嬷想躲过,被陆弃按坐在位置上。

他道:“嬷嬷,没有您便没有我今日,您受的起。”

陈嬷嬷含泪接过茶,伸手从腕上脱下一个已经有些变形的金镯子递给苏清欢道:“老奴今日便厚着脸皮,替我那不幸早逝的姑娘受了您这杯媳妇茶。姑娘若是泉下有知,此刻定然也是高兴的。这镯子,是姑娘当年离府之前留给我的众多赏赐之一。三十多年了,老奴从来没舍得摘下来过。”

苏清欢恭恭敬敬地接过来,又捧上两双袜子:“将军今日才跟我提嬷嬷,做鞋已经来不及,我晚上匆匆做了两双袜子,嬷嬷莫要嫌弃。”

陈嬷嬷接了过来,泪流满面:“我那没有福气的姑娘啊!”

苏清欢眼窝子浅,跟着哭得不能自已。

陆弃给她拭泪,木讷地道:“都过去了,母亲福薄命浅,再流泪也没用。”

陈嬷嬷道:“是,是,夫人别哭,肚子里还有小主子。姑娘都要做祖母了,老奴太高兴了。”

陆弃不善言辞,便一直都是苏清欢在和陈嬷嬷说话,嘘寒问暖。

粉红女孩私房深沟美乳床上养眼吸晴清纯写真

陈嬷嬷愈发喜欢她,心里想着,若是陆弃的母亲活到今日,不知心里该有多高兴。但是害怕勾起苏清欢的难过,也不敢再提。

定是她的好姑娘在天有灵,护着苏清欢,才让她母女平安。

陈嬷嬷又提到了这件事情,道:“王爷真是被人蛊惑了,老王妃对此一无所知。她听说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控制了。老王妃把王爷大骂一顿,还打了他……”

话是她说的,苏清欢便不能冷脸。而且苏清欢也相信,老王妃应该不至于知道了还纵容贺长楷——不仅仅因为感情的缘故,更不会看他自毁长城。

没想到,陈嬷嬷话锋一转:“但是将军现在的做法,老奴是赞成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谁能不如自己能,谁有不如自己有。”

苏清欢想,到底她还是偏向陆弃的。虽然也许这么多年,老王妃对她也很好,但是陆弃母亲这个旧主,显然更让她效忠。

这话苏清欢没办法接,静静地等陆弃开口。

陆弃道:“嬷嬷,我知道,我心里有数。这次,您跟我们走吧。我去与姨母开口!”

苏清欢附和道:“是啊!我年纪轻,身边也没什么人指点,嬷嬷就来帮帮我吧。”

陈嬷嬷笑着摇摇头:“老奴知道将军和夫人的心意,但是老奴年事已高,在云南生活惯了,不想再挪动。而且,老奴虽然年纪大,但是还不服老,觉得我还能有些用处。”

苏清欢斟酌了片刻才道:“嬷嬷,并不是不信您,而是这么多年,您了解老王妃,老王妃也了解您……”

想在那边替陆弃打探消息稳住局面的心,苏清欢无比感激。但是都是千年的狐狸,谁心里没数?

陈嬷嬷一次次偏向陆弃,她不信老王妃心里不知道。

陈嬷嬷眼中闪过激赞:“夫人果真冰雪聪明。只是我没想过要背叛老王妃,因为将军宅心仁厚,心底善良,也绝不会和老王妃对上的。只是我在她身边,心里踏实,而且多多少少,还能帮上忙。比如今晚,老王妃知道我来,也知道我未必会劝将军退让。但是她知道,我会把事实真相都说出来,至少让将军和您不会误会。”

陈嬷嬷又说了会儿话便起身离开,道:“夫人千万别出来送,好好保重身子。”

苏清欢把她送到门口,陆弃把她送了出去。

“陈嬷嬷是怕耽误我休息,”苏清欢摸着自己肚子道,“该陪她多说会儿话的。”

陆弃从背后抱住她道:“我笨嘴拙舌,从小到大,与她说话都很少。幸亏有这么个好媳妇,我从来没见陈嬷嬷笑得这么开怀。她是发自内心喜欢的!”

苏清欢摸摸手腕上偏大的镯子,道:“我也喜欢她老人家,也喜欢娘亲。鹤鸣,说起来,从认识到现在,虽然逢年过节随烧过纸钱供奉过,但是我从来没有到娘亲坟前拜祭过。这次回京,咱们去拜一拜,告诉她老人家我怀孕的好消息吧。”

“好。”

陆弃只答应一个字,内心却是无限感慨。

于这些琐碎之事,他向来思虑不周;而她却从来细心妥帖,处理得让他觉得无比暖心。

老王妃那里,陆弃不许她整日里耗在那里,只每日早晚请安与她一起过去,即使在陆老王妃面前,也丝毫不掩饰细致入微的关切。

陆老王妃很沉得住气,与苏清欢闲话家常,讲讲陆弃小时候的事情,却并不邀功,没有讲如何对他好,多半是洗调皮捣蛋和贺长楷一起被罚的故事。

倒是陈嬷嬷在旁边时时不着痕迹地提一提,陆老王妃当年对陆弃如何之好,苏清欢这时候就会赞同称赞。

苏清欢对一直伺候在旁边的上官王妃很好奇,因为她曾经做过的事情,也因为她是世子的嫡母。

只是上官王妃的情商着实不算高,至少以苏清欢这种宅斗小白的眼睛,都能看出来她情绪的剧烈变动。

比如某日雨后,空气清新怡人,苏清欢在屋里憋得难受,就和陆弃一起到园子里散步。

大雨刚过,路上难免有水坑。

苏清欢为了舒服,踩着软底绣花鞋,遇到水坑的时候就伸手让陆弃抱她过去。在她看来,这再自然不过。

然而迎面遇到正拿着剪刀剪花枝的上官王妃,她一脸震惊,眼中满是鄙夷,嘴上还要热络道:“表弟和清欢也出来了。”

苏清欢都替她精神扭曲。

再说同一日晚上,老王妃留饭,说是做了陆弃最喜欢的饭菜。

陆弃答应留下。

苏清欢在这个姨婆婆面前循规蹈矩,站着伺候,却被陆弃拉到身边坐下。

“都是一家人,不用那么多礼数。也坐下。”后半句,陆老王妃是对上官王妃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