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御台所瞪了女儿一眼,柔声对义银说道。

   “将军也是好意,近幾事乱,她意在平稳周遭诸国,这才是幕府的首要责任。”

   义银压着火,低头回话。

   “您说得对。

   可是关东局面已成不可收拾的态势,今川武田北条三家联盟。

   武田家侵犯东山道,北条家眼看就要吃下关东平原,我是心急如焚。

   今川家已经与这两家苟合,无意履行足利亲族监控,分化关东的责任。

   幕府必须有新的策略应对,东海道今川家靠不住了,那么北陆道的上杉辉虎便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机不可失啊,大御台所。

   不趁着现在打断她们发展的势头,日后幕府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义银的话句句在理。

   虽然他有自己的诉求,但站在幕府的立场,扶持上杉辉虎去攻伐关东,让关东诸家狗咬狗,是最省力最划算的做法。

   长相清秀体操服初中女生操场活力写真

   只是将军一直纠缠于个人情感,才让事情复杂了。

   足利义辉的心思,身为父亲的大御台所也清楚,她还没死心。

   而站在大御台所的立场,出于对足利家利益的考虑,也不希望上杉辉虎的发展失去掌控。

   斯波义银自请去北陆道不是不可以,但必须让足利家安心,不然将军的担忧未必不会成为现实。

   足利斯波能合流,上衫斯波为什么不可以呢?

   斯波义银的男儿身,就是他最大的本钱,他随时可以选择与强者联手,还不用担心对方不接受他。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一旦上衫家拿下关东平原,斯波义银转向与上杉辉虎联姻,两家皆大欢喜。

   足利家算什么?为她人做嫁衣?傻x吗?

   足利家需要保证,一个让她家安心放义银出关的投名状。

   大御台所转头对足利义辉说道。

   “公方大人,谦信公说的有理,关东之事乃是国事,你太执着于私人感情,这是错误的。

   评议中应该给上杉辉虎一个交代,关东管领役职乃是上杉家世袭,幕府没有理由不给她。”

   他肃然以两人的尊称说话,就是表明自己的态度,对足利义辉施压。

   上杉辉虎必须得到关东管领役职,回去和关东的野心家们对耗,这是大局,将军不能任性。

   足利义辉闷着点点头,她的确理亏,父亲发话,她也就顺着台阶下来,照办了。

   大御台所回头又与义银说道。

   “将军说的也有道理,义银你不合适去关东。

   你尚未婚配,如若在关东有什么变故,斯波家可如何是好?”

   义银心一沉。

   这话明面上是关心他的安危,可骨子里却是足利家害怕他与上杉家勾搭上,把幕府卖了。

   他倒是冤枉,没这个想法。但抵不住利益驱使,以后的事靠嘴保证,无法取信于人。

   只要他借助斯波家的力量辐射关东,帮助上杉辉虎攻略,那么这个顾忌迟早会让足利家翻脸。

   足利家不能接受北条武田两家的崛起,那上杉家与斯波家内外联手,关东近幾互动更是可怕。

   要么换人去关东,要么义银就得留下足够的诚意,让足利家安心。

   大御台所微笑着看他,等待他的答复。

   义银心里明白,大御台所这是为足利义辉绞尽脑汁,想办法留下一线希望。

   照义银的意思,足利斯波联姻这件事,最好一刀两断,大家都别惦记了。

   可现在看来,将军是不愿放弃,大御台所爱女心切,也只好顺着女儿。

   如果他不再提出关,为了足利家的利益,大御台所必然会放弃联姻,一起施压将军,让她死心。

   可是足利义辉与斯波义银之前的对峙,让大御台所察觉了一丝异样。

   义银看来非常想去关东,也许真的是想开疆拓土,为斯波家延续家业。

   但足利家不能放人,万一上衫斯波两家结缘,足利家就亏大了,给足了名分看他们翻云覆雨。

   只有一种情况是可以放人的,那就是斯波义银接受与足利义辉的联姻。

   唯有足利斯波合流,才能让足利家放下心来,任他施展才华。

   皮球再次被踢到了义银脚下,等待他做出选择。

   如今的足利家受到了极大压力,幕府评议不得不开,关东管领也是不能不给。

   但是义银想要有个身份离开近幾开疆拓土,必须有幕府,有足利将军的支持。

   那么,凭什么支持你呢?你是足利家什么人?足利家要随着你的指挥棒行事?

   不要扯什么维护幕府,守护体系的大义,你会用,别人也会用。

   这么大义凛然,不如嫁给将军,牺牲自己成就两家。

   义银入京以后的种种作为匪夷所思,难以琢磨,终于在此刻让大御台所抓住了小尾巴。

   原来你小子是想去关东开疆拓土,为斯波家续命啊。

   觉得近幾二十万石太少,幕府周边的局势又太复杂,难以施展。

   干脆跳出近幾,借着关东大乱,另开一局。

   大御台所不得不为义银喝彩,不愧是武家奇男子,豁得出去。

   她必须承认,自己的女儿还真有点配不上人家。

   如果义银是女儿身,也许天下易主就在这一代吧?

   足利斯波合流之事走到今日,大御台所可算是抓到了义银的软肋,让他进退两难。

   虽然前提错了,不过谁都想不到有系统这事,算不得大御台所失误。

   只要知道义银一心要去关东打仗,那就真的是抓住了他的弱点,让他无法逃避。

   义银决不会接受联姻,他的心中有一个大大的后宫,明智光秀献上的鸠占鹊巢之策,就是他实现理想的途径。

   关于这点,他绝不会妥协。

   “大御台所,既然您看出来了,我也不再遮掩。

   我想去关东,我也看不上现在的将军,还请您指点一条明路。”

   义银干脆让大御台所开条件,局面到了此时,只要谈判破裂,义银转身就是回领。

   足利家已经是架在火上烤了,没有力量再对义银咄咄逼人。

   大御台所既然看明了他的底牌,那么也不用再绕圈子,大家凭实力摊牌吧。

   一旁的足利义辉忽然感觉抓到了什么,明白过来,面色煞白。

   大御台所摇摇头,说实话,女儿是比义银差得多。

   她在幕府的泥潭里打滚的时候,人家男孩子已经稳住了南近幾,放眼全局,选择开拓关东。

   她怎么配得上他呢?

   不过身为母亲,还是为女儿骄傲。

   自己都看走了眼,只有义辉一直抓着他不放手,差点就错过了这个麒麟儿。

   义银说,现在的将军不配,这是他误导大御台所的缓兵之计。

   但大御台所信了,他不知道义银心中惊世骇俗的后宫大计,自然以一个正常男人的思维考虑义银的想法。

   局面已经是谁都压不过谁,可谁都不想谈崩,那只好各让半步。

   大御台所说道。

   “不如,足利家向斯波家下纳彩之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