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之勋此刻表现出来的倨傲,与“圣地”的那种氛围极为相似,所以眼前的这个人,对他的防备降低了一些。

“你们进的队伍,是前锋。”

“嗯,有什么需要我们特别去完成的吗?”卿之勋没说自己还没加入集结队伍,反而顺着这个人的话说。

“你们的战斗数据非常漂亮,希望凯旋而归,到时候帮元日训练更多的战士。我代表元日,许各位辉煌前程。”

看来是个能说话的主。

阿羡在心里嗤之以鼻。

她巫京羡需要元日的辉煌前程吗?

息绣需要吗?

更不需要。

息绣四个人一脸听不懂的表情,明显让对方感到了愉悦。

因为这个人的语气,变得更柔和了。

他见卿之勋并不正面回答他的话,就转而循循诱惑息绣和阿羡。

红色毛衣美女冬日写真清纯可爱

妹子看起来不太有攻击性。

而且容易感性。

这几个人应该是一个团队。

也是从一个地方来的,他们之间肯定有过商量。

“圣地”对于这些战士的培养,就是将他们曾经的一切全部切断,让他们变成白纸。

教育他们喜欢名利,崇拜力量,同时,忠于上级是他们最开始必须学会的一条规则。

最终培养出来的,是冷血强大又服从命令的战士。

但是,他们之间最致命的一条,就是经不起挑拨。

“圣地”战士的人际关系,非常糟糕。他们没有朋友和兄弟这种说法,每个人都是对手。

在那里,能力优秀者胜出。

每一期的比斗,胜出者才能做更好的改造手术。

失败者,会成为试验品。

为新开发的手术项目做实验。

成功,恭喜成为更强大的战士;失败,抱歉,回炉重造。

所以,这些机械战士养成了好战的性子,见了力量比自己强的,就分外眼红。

所以这个人见卿之勋油盐不进,就打算换个思路。

“你们完成了这个任务,回到元日,元日可以给你们做最新最有力量的手术,你们想更换任何部位都可以。”他这话是对着息绣和阿羡说的。

这话对这些人是非常管用的。

他坚信。

阿羡这会脸有些瘫。

息绣的表情立马变得很欢喜:“你说真的?最新的都能做?”

她从这个人的语气里判断,圣地应该是用这个作为礼物。

之前卿之勋给她和阿羡说过这个地方的一些事,还好她用心去记了。

对方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上钩了,让他们自己去厮杀,在战斗中成长,元日才会有强大的战斗机器。

息绣的表情丝毫看不出伪装。

卿之勋见到她这样,和苏金豹恩威特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当然,圣地的原则,在每一个战场都适用。”

“行。不过我现在还不想要做最新的改造手术,我,更想坐你的位置。”息绣脸上的认真,还有她的语气,十足的狂傲。

这个人挑了挑眉峰,没想到这个女性看起来像个傻子,原来是个疯子。

“只要你能战赢我,这个位置,现在就可以给你。”他不信以圣地的教育,这个傻白甜的女性,会公然挑战领导人的权威。

息绣耸耸肩:“没意思得很。我更喜欢战斗,敌人血管破裂的声音,那简直是人间最美最动听的音乐。”

卧槽。

苏金豹和恩威特见识了息绣这样狂暴的一面,心里的震惊无以言表。

这是他们的队长?

确定没被人切换了?

队长原来骨子里也有这样暴虐的一面吗?

所以才能对自己那么狠!

比不过,怎么办!

以后要是队长狂性大发,他们还能不能愉快的吃烧烤哦!

感觉有些怕怕的。

平时他们开玩笑,没被队长惦记上吧?

没吧?

还能抢救一下不。

泪奔……

苏金豹和恩威特脸上的表情,成功让对方以为他们内部出现了纷争。

“这样也不错。如果此战你立下大功,我一定向圣人请示,让你和我平起平坐。”

息绣和卿之勋从他的话中得到了一个模糊的称呼,“圣人”。

在京素联盟,是没有“圣人”这个称呼的。

所以这个称呼,一定是这个人自己采用后,在元日流传开来的。

息绣明白这个词的含义。

但是阿羡和苏金豹他们不懂。

“好呀。不过,我更好奇圣人的实力,以后我要与他一战。”息绣脸上的自信,让对方感觉到了有些好笑。

这个女性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得很呐!

那个人,强大到连传奇都不是他的对手。

就凭眼前这个初出茅庐的奶娃娃,能斗得过他?

想他宗师的实力,都只配给他做下属,想要见他,更是难上加难。

不过,孩子们有梦想,对元日来说,是件好事情。

野心太大的话,利用完之后,除去就是,又不费事。

“小姑娘,希望你们能活着等到那一天。”对方的话并没有破灭息绣的热情。

“啊,我知道啊,所以你放心,我会让自己胜利回来的。你等着,你旁边的位置,是我的了。”

如果不是明白息绣是自己人,这只是在表演,苏金豹和恩威特估计都要将她丢出去了。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阿羡全身的气势就变了。

对方受到了压制。

他惊恐的看着息绣身边的这个女性。

却发现她笑嘻嘻的看着他:“怎么样,可勉强能与你一战?”

哼,谁还没个气势。

安维尔人很生气。

生气就有些不讲理。

卿之勋和息绣都有些无奈。

不过效果好像还不错。

对战停止了,这些人又开始往前集结,打算登舰。

息绣他们也离开了。

这些人没有再拦着。

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奶娃娃,去面对残酷的世界吧。

战争会教会他们做人的。

在他们跟随队伍离开后,领头人身边的人有些不解的问:“这几个人明显很可疑,为什么放他们离开?”

抓住杀了了事。

他们的破绽太多,明显有着其他目的。

“上面都不怕,你怕个屁?”另一个人说道。

“不怕坏了计划吗?”

“这个计划,只是先锋部队。”

送死部队。

因为另外一个计划,需要大量的,意识。

跟在这些机械人身后的息绣有些不解,对方明显怀疑了他们,却任由他们离开。

这是什么原因?

直到登舰的时候,等在那里的工作人员,每个机械人都发了一个装置。

这个装置,直接装在了他们做了改造的手臂上。

接入了手臂的能动系统。

卿之勋领着息绣停下了脚步,在远处观察,他们都发现这一幕非常不对劲。

fpzw